三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一一一 > 第六章 入剑,突破!

  一一一最新章节
  抛了好一阵黑泥土,东方冀的手指已经出了些丝丝血迹,他的眼中充满了贪婪,理智完全被古剑的诱惑所占据,精疲力尽的他终于抛到没有了力气,咵的一声躺在了黑土堆上,累的全身骨架好像都已经散开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就这么躺了好一会儿,东方冀终于慢慢的清醒过来,看着自己双手的血迹,他不由心生恐惧,这难道是古剑的诱惑所致吗?太惊人了!
  他单手撑住地面,站了起来,这时候他是清醒的,他慢慢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黑土堆上有一处地方非常的奇异,那就是所有从顶上射下来的荧光都汇聚在那里,东方冀怔怔的跑了过去,沿着荧光照射的地方挖下去!
  少顷,他终于挖到了一个像剑柄一样的东西,虽然被厚厚的黑泥裹着,但依然能感觉到厚重的金属感,他面露狂喜,继续挖下去,又过了一会儿,终于挖出来了一根黑乎乎的粗糙古剑,汇聚在剑末端的荧光此时也突然都散去,东方冀小心翼翼的擦去它身上的泥土,古剑露出了黑色的光泽。东方冀爱不释手的端详了一番,而后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剑袋装了起来背到背上,向洞口外面走去。
  南宫谷送他一本羊皮卷,他因此得到了关于这把剑的信息,冒死来到这武乌奇谭,最大的目的就是这把剑,现在得到了,自然不会久留,这种凶险之地,多呆一会儿就多一份危险。
  离开了武乌奇谭,东方冀没有回到镇上,而是向群山更深处迈进,来到了武乌奇谭东北方向的一处湖畔。此地处于一座叫“虎王峰”的山峰偏隅的一处幽静的幽谷内,雾气朦胧,虫鸣鸟叫,到处弥漫着潮湿的气息,是个精心闭神的好地方。
  东方冀在这微波匍匐的湖岸边,捡了几根有些枯黄的大树干,自制一简易小船,扛着古剑向湖中划去,几经曲折,峰回路转,到了一个小岛之上。
  这小岛乃东方冀偶然发现,便自己命名为“养心”。因这虎王峰平常就很少人会问访,所以这小岛很少人知道,这也是东方冀为何选择这里揣摩诡异古剑的原因。
  上了养心岛,东方冀穿过一片树林,寻了一处草地坐了下来,拿着那柄古剑,开始仔细打量,观摩许久,也从中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这古剑宽扁而长大,剑刃粗钝,像是件半成品实在看不出奇异之处,要真从里边挑出一些不同之处来,那便是剑上的几个大字了——剑的一面刻着八个古体大字:
  明心见道,无限作死!
  东方冀不禁一阵失望,费劲千辛万苦弄来的东西就是这么一把破剑吗?磨蹭一下午之后,没发现有任何奇异之处,东方冀干脆弃剑一旁,朝天趴睡草地上,朝天随意瞭望,迷迷糊糊的想了些他这些年的种种事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或许,真的累了吧
  不对!东方冀突然坐了起来,他记得南宫谷送的那本羊皮卷有关于这剑的入门之法,依稀记得是:……凝神聚剑,方可入之……
  东方冀快速的抓起古剑,双目圆睁,全神贯注的你完整古剑上的八个大字——明心见道,无限作死……明心见道,无限作死……明心见道……
  此时,若有人在一旁,便可看到一束精光自那东方冀的体内飞出,钻进了古剑之中。然而东方冀却浑然不知,他的身体此时也如同一尊雕塑,胸口没有了呼吸所致的上下起伏!
  “小生,我寻了千万年,终遇缘人,我知你心有大失衡,你我相遇,便是大缘,得我助你,你可平心之失衡,若是你有心,能通晓剑理,便可法力滔天,神比神仙,成就神人。”东方冀只是感觉脑袋一晃,一道浑厚而苍老的声音空灵飘来。
  东方冀心里一惊,难道有人也上了这岛?
  左忘右顾,东方冀也没发现任何人,惶恐的问道:“你是何人?”
  “吾乃是天成之物,与天同生与地同眠,寄身于剑,秉承明心见道之功,强运于无限作死之效,你把我当做古剑即可。”
  天上忽然云雾涌动,先是西方域的污浊的云雾之气皆尽汇聚而来,成一长蛇状,接着东方也有厚白的云雾升起,也成一长蛇状物。两蛇缠舞,未几,竟成了一太极之图,意境宏达,普天而下,东方冀看得炯炯出神。
  随后,天空之上的云雾不断变换形状,各种图文无不冲击这东方冀的内心,像是内心里那块无人之境一时间涌进了很多人,教会了他很多东西,看得东方冀怔怔出神。
  “小生,如你所见,剑幻之型能中入你心,使你能很快的领悟各种武道,有明心见道之功!”苍老之声有飘渺而来。
  “那无限作死是什么?”
  “此剑本是明心之物,但即是剑,必有战斗之途,无限作死,便是它的战斗的用途,一旦用剑战斗,它便会无底的黑洞,疯狂的抽取使剑者的精元,汇入剑中,从而使剑发出无比强横的力量击杀敌人,但用剑之人也会因精元被吸尽而受伤,甚至死亡,此为无限作死!”
  “望你能进一步加以领悟剑的奥妙和力量,你我会再相见,我去也……”当东方冀带着疑惑四目张望时这苍老之声渐渐消去……
  “前辈等等,我……”
  东方冀迷迷糊糊苏醒了过来,抓起古剑,凭着印象,模仿刚才天上云雾幻化的图文舞了起来。
  随着东方冀剑影舞动,天上金光淡泛,闪闪的金文也出现在东方冀的头顶,东方冀望着这些泛着金光的图文,好奇且欣喜,随着时间的推移,冥冥之中他却发觉自己的脑子里渐渐的充满灵感,就像刚刚看到那天上的云雾图案的时候一样,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只要给他些时间,他就能领悟这千百铭文。
  “这便是那老先生口中所谓的明心见道吧!的确是上等的修心之物,对神识对武道视野都很有裨益呢。”东方冀喃喃自语。凝视这些铭文,东方冀感觉到他的神识在迅速增强,对武道的窥视范围不断变得更大更宽广,以前的迷茫似乎渐渐散去。
  舞了好久一阵,直至所有图文都谙熟于心,东方冀才停了下来,他在草地边上找了一块裸露的大石头,一跃而上,双腿交叉盘坐而下,闭上双眼打起坐来,武海中玄气跟着图文形意环动,他对武道的理解也越来越清晰。
  他停在武者之体已经有两年了,看着同年一起进入武乌学院的少年们一个一个都突破武者之体进入了力者阶段,成为了真正的修仙者,而他自身却毫无突破的迹象。
  但毕竟两年来他在武力的积累已经很浑厚。现在要趁势,加紧突破武者之体,如果他突破武者之体进入力者阶段,他比之其他人就更加优秀!
  “我定能顺利踏入武者之阶,两年来所压抑的武力将犹如入水之鱼儿豁然开朗,我会变得越来越强大!”东方冀默默自己给自己加油。
  东方冀强行将意念冲入武海,之见里边意气翻滚,与往日的平静无波相比,已是另一番景象,这景象让东方冀喜上眉梢,经过刚才一段时间的的沉静思索,东方冀顿感心旷神怡,脑子里对武道的本质了解如若飞鸟当空,一目了然,无尽的武道精髓等着他去开发。
  见此情形,东方冀嘴角也是微微上扬开心一笑。如果现在有武者知道东方冀此时的状态,一定为之震撼!一个还没有突破武者之体的少年,竟然对武道有如此的视野,神识竟然这般强大!东方冀没有就此停罢,空旷辽阔的武道视野吸引着他,仿佛他往哪走都有前路,只有他没有停下,他就不断进步!
  “是冲击突破的时候了!”大坐好久的东方冀心里暗暗想。随即双手结印,将周围的天地玄气强行引导进入掌心,然而这些玄气在东方冀体内找不到武力脉,似壶罐里的蚂蚱一头乱撞,一番掌势变换之后,东方冀靠着强大的神识强行引导这些没有方向的玄气向那已经初具雏形的武力脉络的其中一条,随着不断有玄气进入,东方冀体内的玄气越来越浑厚,这条武力脉也不断自体表想武道海身伸延,当这条武力脉真正抵通武道海之时,就是东方冀真正进入武者的时候!
  此时已然天黑,夜幕笼罩着这个静心湖,夜虫声噪杂,养心岛上东方冀不断吸纳天地间的玄气,冲击着堵塞的武力脉……
  ……
  三日后
  已经打坐了三天三夜的东方冀忽然从那大石块上一跃而下,双脚一跪,朝天怒吼!经过三天三夜的坚持,终于捅破那层薄膜,真正的迈入了武者之阶!
  武者之阶啊,两年了,!
  他耐不住这种喜悦,喜不自禁的东方冀手脚并用,竟跳起了武乌镇上古老的部落之舞,好不喜庆!
  距离新一届的武者大赛还有两年左右,到那时候,他要打得秦收跪地求饶!
  他要在父亲倒下的地方,代表父亲站起来!他要将所有被践踏的尊严,全都讨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