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一一一 > 第三章 赌约

  一一一最新章节
  东方冀飞快的窜出了张家屋子,刚刚直面南宫雪产生的那种青chun躁动也逐渐平息下来,也许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毛头小子而言,还没能够明白真正的异性情愫,又或许是他刚刚知道父亲废物的真相,心里难过,并没有理会太多其他的。他飞快的穿梭在漆黑的夜幕中,东方一家这十三年来受尽的屈辱,他也终是明了了,黑暗中他愤怒的握紧小手,莫名的情愫在心里翻滚,像浪潮一般久久不能平息。
  十三岁应当还是一个受亲友溺宠的孩童之龄,东方冀却在承受着各种嘲讽与欺辱。这也难免造成了东方冀心里边的各种不平衡,他不是神童不是圣人自然没有圣贤隐者那样的宽大胸襟,他跟普通人一样愤世嫉俗,恨世不公,但是,恨世不公世本不公你又奈何?
  过去心里边一事无成的父亲此刻变得无比高大起来,遭jiān所害的父能尽事如此,饮冰茹檗把家理成在这般已属不易!小手握成拳状,恨武乌秦氏,更恨往昔无知,伤尽父母育儿心!
  这一条夜路与其说是一条逃跑的路,不如说是一条反省的路,是一次心灵的洗礼和灵魂的净化。不知不觉间东方冀终于到了家门,刚yu推开家门的他突然急停下来,深吸几口粗气平复了一下情绪,擦拭了一下眼角,才又开门进去。
  东方家的院子不大,小小的院子里堆满了烧火用的干枯树枝,走过这些树枝才到了茅草盖的所谓的大屋,平时招呼客人或是吃饭都是在这里边,大屋的左边是一个比较结实小木屋,那便是东方冀的卧室,大屋的右边是一颗大梧桐,东方冀和父母在这颗梧桐荫下有好多记忆呢。
  推开大屋的木门,一片昏暗却暖人的烛光顿时笼罩在他的面庞,照得他的眸子晶莹星点发亮。屋里的那张小方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东方冀的母亲陈氏却不在屋里,东方立雄正坐在那张平时休憩用的长椅上,像往常一样用右手抠这左手拇指上的老茧,似乎在沉思些什么,东方冀的脚步声还是惊扰了东方立雄,抬抬头看了看“冀儿,跑哪了,吃饭吧,你母亲等着你呢。”
  与此同时,陈氏端着一盘“野青炒”走了进来,微微一笑:“冀儿,等会儿,我把饭也给热一下。”
  “母亲永远都这样的满足,她好像不奢求什么,我和父亲好好吃饱她煮的饭,她在桌上看着也笑得很开心”
  “娘,咳咳……不用热了,还暖着呢,吃吧。”东方冀假装咳嗽,咽下了刚刚一股脑就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抿了抿嘴努力的笑笑道。
  父母名他为“冀”,意义“希望”,或是对家,或是对己,可是他都没有做到,以前的倔强给父母惹了很多麻烦,无数次伤了怙恃心。
  “冀儿,‘火神图塔’你感悟得怎么样了?”东方立雄也来到了桌边坐下,突然问道。
  “额……父亲,我感觉已经到了瓶颈,我努力些,应该很快就能真正炼化了。”东方冀想了想道,三年的时间不短禅悟与尝试,也真正的到了瓶颈。
  不过东方立雄的突然发问让东方冀微微一阵诧异,这是东方立雄三年来第一次问关于“火神图塔”事情,三年前东方立雄给东方冀植入“火神图塔”之后就没有问关于图塔的事情,甚至于东方冀三年来武力停滞不前他也不曾过问,却不想今日却提问起来。
  “怎么了,父亲?”
  “……没什么,随便问问,这项链,给你带着吧。”东方立雄去下了他颈上的项链,递给东方冀。说是项链,其实就是一跟布绳穿着的一个小木块,东方冀自记事以来东方立雄局带着,两三日就他就用鼻子咻咻,说是有安神的作用。
  “带好,以后不管你在哪,烦了闹了,就看看这链子,我跟你母亲永远在你心里。”东方立雄看到东方冀就要拒收,当即略带威严的说道。
  ……
  晚饭过后,暮色愈加浓厚,他回到他那间小木屋房,关上略显残旧的木门。
  进了屋子,他压制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尽肆的涌动了一番,他侧手捂住口鼻尽量不再出声,自幼倔强的他即便面对再大的欺辱都不曾掉过眼泪,但此时他却几次按捺不住泪穴。有时候,苦苦也好。
  他走到窗边,透过木窗看看白如银盘的月亮,又走到床榻,想想怔怔痴痴好一会,心里似乎有了什么决定。
  时间荏苒,一晃已经好几日。
  太阳照常升起,东方冀终于走出了那小小的茅草屋,步向武乌学院。
  早晨的阳光如碎金子一般倾泻而下,无轮照在谁的身上都显得暖暖的,东方冀冷冷的脸,步伐较大的在武乌院里走着。
  练武场上已经聚集了好多弟子,男男女女大大小小三五成堆在一起议论风生。武乌学院按入学年长分为八个年级,东方冀入学三年,虽然他甚至都没突破武者之体,但却已是实实在在的三年级生了。
  练武场虽叫练武场,但其实就是学院里没有建筑没有围墙的一片空地,平时弟子练习导师授课都在这儿,空地上参差齐排着几行树,所以平时弟子们训练起来也不觉得很热。
  刚刚踏进练武场的东方冀突然想到了什么,表情突然显得有些尴尬,从这里走到三年级的场地要依次穿过八年级、七年级、六年级……
  当快走到五年级的场地时,他的视线小幅度的看向前方,但注意力完全用了余光的瞥视上,他终于看到了五年级队伍里某个提着剑的白素衣裳的少女,迅速低下了头,内心潮涌澎湃。
  “她不要发现我。”这是他心里暗念着的…希望吧?
  其实他没什么心思,十三岁的他也不懂得什么心思,但毕竟,人家曾一丝不挂的就在你眼前。
  终究多少也有些…尴尬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应该过了五年级的场地了吧?也许还没过?他只是低着头在前进。
  噗!
  “诶哟我的大表哥,你想哪个姑娘呢?撞到我了!”他只觉得突然前方软绵像是撞上了某个人便听到了项成的声音。这才意识到他已经过了三年级的场地来到了一年级的训练场地。
  其实项成在老远就看到东方冀低着头步伐凌乱的行走,便故意从人群中走到道上想逗逗东方冀,却不想东方冀还真撞上了他。
  “你个劣娃,一边玩去!”
  “诶,冀哥,你不要整天闷闷不乐嘛,现在南梢那家伙也跟你一样,整日我欠他五百个鸡腿的样子,紧绷着脸,搞得我都不知道去哪玩了,我就不明白,这时间这么漂亮,你们怎么就看不到呢。”项成怨道。
  “你家景稍好,不想我跟南梢。”
  “哈哈哈,你们看,孙子自卑,跑到一年级那去了!”秦收听到项成的声音,随眼一望便发现东方冀也在那头,不禁出言嘲笑。
  “其实他在一年级也排不上号啊,武者都算不上呢!”王罗紧跟着秦收的嘲笑接了上去。
  他听着这些嘲讽,也终于抬起头,面色冷冷的回到了三年级的场地。安静的等待着导师的到来。
  “怎么孙子,骂不还口就过去了?”秦收和王罗一众走到东方冀旁,面带厉色暗暗的道。
  秦收这几天心情不好,那晚他在秦府兴致亢奋的等待着二叔的归来,二叔不久也回来了,却是带着他不想要的消息,他自小就觉得南宫雪很漂亮,美若天仙的那种,虽然南宫雪比他大上两岁,但心里他那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娶南宫雪做自己的妻子了,秦收的性子高傲,看上的东西,千方百计都会得到。
  其实秦收经常欺辱东方冀是有原因的,他知道秦成都和东方立雄的恩怨,自然不会善待东方冀,但最主要的是他忍受不了东方冀三年以前恃才傲物不合人群的倔强摸样,并且南宫雪的父亲南宫谷平时对东西特别照顾,这让暗恋南宫雪许久的他一直很不爽。
  “孙子,我们来个赌约怎么样?两年后的武者大赛,我们谁赢,南宫雪雪就归谁!”秦收比东方冀还要高出半个头,他微微俯身,在东方冀耳边小声狠色的道。南宫雪不答应他的请求,他认为是因为东方冀的存在,这是他心里的道理。
  从小就有的傲气让秦收想要什么都有什么,当然,那只是那想得到的。他觉得理所当然,低贱的穷小子是不配拥有什么东西的,他的贵少身份可以做很多其他人不能做的事情,他十五岁的心态就是这么一直以为的,也没有人告诉他这样对与不对。
  “南宫雪归谁我不管,我也没兴趣跟你赌什么约!”东方冀冷冷道。
  “东方冀,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叫你孙子吗?告诉你个秘密,十三年前,你还在肚子里的时候,你母亲就已经跪在我的面前叫我大爷了!让我爹饶了你爹,呵呵,我当时看着你母亲的眼泪,不知所以,但后来我才发现,嗯…我的尊贵与生俱来,能跪在我的面前求我那是这种低贱的穷小子莫大的荣耀。”秦收是典型的贵公子气,没有什么城府,说话也是大大咧咧的,只要能达到目的他就不会在乎形象。为达到赌约的目的,秦收尽量的激怒东方冀。
  “喏,就在那个擂台上,东方立雄躺在那一动不动,你母亲大着肚子当中求我爹放了东方立雄,当时的盛景当真好不精彩!”秦收手指武斗场的方向,眼睛瞪得远远直视着东方冀,音量故意放得很高。
  东方冀现在已是面色涨红,青胫突兀,他现在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在侮蔑他的父母,当即一记拳头甩了出去。
  噗!
  东方冀甩出的拳头被秦收轻易的接下,这种力道,两年后怎么跟我斗!秦收暗暗度道。“两年后的武者大赛,小子,我要在你父亲倒下的地方放倒你!到时候我要南宫雪看清楚,什么样的家族,什么样的人才可以配得上她!”
  五年级的训练场地的弟子群里,一身白素衣裳的冷艳女子,神情漠然的看着这里,冷冷的气势透出一丝傲人的感觉,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