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一一一 > 第二章 偷窥

  一一一最新章节
  夜幕低垂,篝火初上,夜晚的的武乌显得异常安静。
  东方冀吃罢晚餐,便移步武乌学院,看看那项成那小子又耍些什么玩意,这小子时常搞些不着边的事儿,调皮之性永远抹之不去。
  “冀哥,来来,这边。”
  东方冀刚刚跨进武乌学院的大门,就被一只来自夜幕的黑手拉到墙角的一边。
  “咋了?啥事赶紧的,莫耽误了我修炼的时辰。”
  “嘘,冀哥,你小声点,跟我来。”
  两人你一句问一句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这不是南宫谷导师的宅院吗,来这做甚?”
  “上屋顶?没事上屋顶作甚?”
  “找浴房?找浴房作甚?!”
  “嘘,冀哥,你小声点,我慎得慌呐,要被南宫老师逮着了咱在院里混不下去了。”
  “到底来这作甚?”两孩子,就这么在屋顶嘀嘀咕咕。
  “我的大表哥啊,你真是个木瓜子,找浴房当然是看那南宫大美人入浴啊。”项成显然被东方冀问烦了,两三条大皱纹挤上了眉眼,说着竟已经掀开了一片土瓦,俯身下去,眼睛迎着屋里透出来的光照贴了上去。
  夜黑风高,凉风呼呼吹过,但这并不影响某些人的兴致,一朵猥琐的花儿在漆黑的夜幕中悄然绽放。
  “你个劣娃,净整这些歪事儿,南宫老师逮着了看你不挨一顿打。”东方冀不屑的蹲在项成的一旁,眼睛注意着下方的通道预精着,本着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给项成当起看护来。
  “不对,冀哥,这不是浴房!”
  “冀哥,你过来看看!”
  项成突然略带急意的道。
  “啥事?大惊小怪的。”东方冀看到项成面露诧异,也是轻轻上前掀起一片土瓦。
  即见茶几旁边坐着下方屋里灯光黄亮,屋门正对面摆着这一个大大的茶几,茶几旁边坐着两人,其中一个便是南宫谷,另一个则是平日里不多见的秦家二当家秦霸天,秦霸天身材魁梧,满面都是顺直的胡须,身着绫罗绸缎,颇有贵气。两人一边品茶一边似乎在谈论些什么:
  “南宫老师,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应该知道,在不久的将来,我秦家将会越来越强大,令爱若嫁到秦家,必然不会吃亏的。”中年男子傲气凛然的对着南宫谷道,边说着还边端起桌上的茶杯斟了一口。
  原来是秦收那小子等不及,委托了他二叔秦霸天前来提亲了,秦收自幼就心许南宫雪,虽然南宫雪年纪比秦收还要大上两岁,但南宫雪妙曼玲珑的身姿却足以磨灭这些虚幻的差距。秦收几次表白献媚都被冷艳的南宫雪无情拒绝,如今他竟还有脸委托秦霸天来提前,看来真是等不及了,想必此刻他应该在秦家大院里着急的等着消息吧。
  “秦二爷,这事不可能!你应该知道,十三前那次武者大赛后,我就不再跟你们秦家来往,我希望你明白,我南宫谷虽然不才,但我也懂得什么叫做仁义,你们这般欺辱我大哥东方立雄,你觉得我会跟你秦家再结交情吗?!”南宫谷神情看上去有些生气,看得出他似乎不太乐意这门亲事,他的回话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而且好像还跟东方立雄有关。
  “大哥?南宫谷的大哥东方立雄?我爹?”东方冀也发觉了有些不对劲,侧耳下去贴得更紧了。
  “仁义?哈哈哈,南宫谷,你应该配不上仁义这两字吗?当初要不是你在东方立雄酒里下的噬心散,我大哥和我秦氏会有今日之成就吗!”
  屋顶上的风越来越凉了,南宫府的院子里树叶沙沙作响,偶尔几片枯叶随风飘落过来,而屋顶上的少年却是一动不动。
  “哈哈,你南宫谷竟然讲起仁义来了!”秦二爷对南宫谷的大义言辞相当反感,想来他秦二爷亲自上门提前已是给足面子,却不想这南宫谷不识好歹。
  “是的,我承认,当年我鬼迷心窍,秦成都一点丹药就把我买了,害得我大哥今日像个废人一样,但今时今日,我决不再与你秦家为伍!”秦二爷的讽刺让南宫谷心升一丝丝愧疚,而这愧疚却也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定。
  “南宫谷!我家收儿能看得上南宫雪,那是她的福分。难不成,你想将她许给东方冀那废儿?”
  “雪儿是我的女儿,我许给谁是我的事情,当初我受仙恩南宫家驱逐,孤苦伶仃来到武乌,被那小洞天的邪剑伤得奄奄一息的时候,是东方立雄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活,我跟他即是结拜兄弟,那么,他就是我一辈子的兄弟,我承认,当年我错了,但以后,我绝不会再与你秦氏来往,更别提这门婚事!”南宫谷在秦二爷的言语刺激下彻底爆发了他内心深处多年来的压抑,歇斯底里的对秦霸天吼道。
  屋顶上
  咯咯
  一块碎瓦片在东方冀手掌里不断碎裂,东方冀幼小的手掌也是碎拼划破溢出了鲜血,漆黑的夜空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的脖颈确确实实已是青茎突兀,牙根紧咬!
  南宫谷和秦霸天的对话,使得十三年来的惊天大秘密暴露了出来,东方冀不曾想到,南宫谷跟他的父亲时拜把子的兄弟,他更想不到,父亲当年武者大赛败给秦成都,是因为遭到了南宫谷和秦氏的联合暗算!
  也就是说,东方一家这十多年来卑贱的生活,就是拜这场yin谋所赐!
  “谁?!”
  南宫谷好像听到了什么异常的声音,突然发觉不对劲,瞬间抬头看向屋顶,果然见已漏两个黑呼呼的小洞!他急忙破门追了出去!这些秘密,若是泄露了,秦家可真要灭了东方一家,如今的秦成都,可容不得半点有损秦氏名誉的生情发生。
  “冀哥!走!”
  项成一见南宫谷发觉,心里惊慌顿起,拉起一脸茫然的东方冀跳下了屋顶,左顾右看后寻了一小道逃去。
  “冀哥!这样逃下去咱跑不过南宫导师,咱先分开躲躲!”项成在飞奔的途中突然甩开了东方冀,窜向了了另一条小巷。
  东方冀被项成这么一甩也清醒了过来,项成那浑圆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而他也听到南宫谷的追步声越来越近,环顾了一下四周,恰好看见身后的小巷里有一间小房,便急忙的躲了进去。
  东方冀刚刚躲了进房间的那瞬间,南宫谷缓缓的巷口的拐角走了出来,看上去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慌忙,他神情黯淡的自语道:“早晚,你也要知道的,早知道也好。”
  略作停留,张古枫便转身回头而去,不再追击。
  东方冀进了房间,便附耳贴门,听了一小会儿,随着脚步声逐渐远去,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他是个傲性子,但此时,眸子里还是噙有淡淡的晶莹,毕竟,这秘密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对父亲,他已没有往日的埋怨,有的只是对父亲的怜惜,曾几何时,父亲那空洞的眼神,也有如此刻,就像把尖锐的匕首插进他的心脏!
  忽地,片淡淡的浑光散在东方冀的身上,东方冀东方冀这才注意到这房间里藏有灯火,这房间挺大,中间垂着一块块帘布,此刻正随风而起,帘布的另一侧透出一些闪烁的烛光。
  出于好奇,东方冀蹑手蹑脚的向那帘后灯火靠去,躲在墙角,轻轻的撩开了帘布一角,一股水雾之气夹带着淡淡的花香霎时扑鼻而来。
  透过昏黄的灯光,东方冀可以看到帘子后面是一个小的空间,墙边立着一个木架,上边搭着几件白素衣裳,隔着木架两三米远是一个大的木制浴缸,此时,浴缸水面星星点点的点缀少许玫瑰花瓣。
  浴缸水面热气蒸腾而起,透过水雾,东方冀惊讶的发现一个女子此时正在浴缸里躺着,头枕在靠近东方冀的一段浴缸边上,一缕低垂的青丝在她的手梳下不断向下滴水。
  因为背对着东方冀,东方冀也没能看清楚女子的面容,但那几件白素衣裳却是认识,是冷艳娇女南宫雪所有,不难推测,浴缸之中便是南宫雪。
  南宫雪并没有发现有人在背后偷窥她,一手很随意的拨弄着她垂柳般的青丝,一手则不停地在往她胸脯上拍水。东方冀这么大也是第一次看见女生洗浴,心里深处突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悸动,他以前不曾觉得张怜雪美,现在一看,确实很美呢,胸口嘭嘭跳得很快,不想久留,正要转身离去之际,却被眼前突兀的一幕给惊呆了。
  南宫雪突然从浴缸里起身,垮了出去,一连串的水珠顺着玉体滑落而下,滴在木制的地板上,她旁若无人的走到木架边拿起一条白色的浴巾,低着擦拭自己的垂柳青丝。
  而这样的站位几乎是与东方冀面对着面,只是南宫雪只顾着擦头发,她也不会想到屋里还会有其他人,所以她竟没有发现东方冀!东方冀感觉到了就要被发现的危险,脚下顿时慌乱起来。
  砰!
  慌乱中的东方冀好像蹭到了什么,突然一道瓷器摔落的声音侧地打破了这间屋子里紧张的压迫感,一对冷冰冰的眼神像一把冰刀直勾东方冀的内心。
  嗖!
  一见南宫雪发现自己,东方冀当即心生一阵复杂的心绪,转身便撞门逃了出去!
  南宫雪看着远去的身影,目不转睛的望着东方冀离去的方向,冷冷的表情里看不出她任何的心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