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诡秘之主玩嘴炮 > 第十四章暗流

  普利兹港北区一间隐蔽的房间内,两名身穿黑袍带着兜帽的神秘人站在屋内,地上还跪着一名鲁恩人,身高大概在175-180,栗色头发,额头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
  左边的黑袍人用蛊惑的口吻开口到:“戴夫,你最近做的很好,只需要再按照之前做的坚持几天,就能得到下一瓶神之药剂,那时你就自由了,拥有神之力的你想去哪,做什么都可以,我想你已经体会过它的强大了。”
  说完伸出黑袍内的一只手,手里出现一瓶泛着蓝色光晕的药剂。
  名叫戴夫的男人,看到黑袍人手中的药剂眼睛里充满贪婪,畏惧黑袍人的强大,不敢伸手去抢,点着头献媚开口说道:“大人放心,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做的。”
  他本来只是一名居住在贝克兰德东区的普通工人,刻薄的经理,扣光了他所有的薪水,他决定上门找对方理论,结果被对方赶出门,额头还被对方用茶杯砸破。
  只能垂头丧气的离开乔伍德区,步行走回东区,回来的路上他遇到这两个自称,掌握神之力的黑袍人,他们给自己灌下一瓶药剂,那天自己思绪混乱,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清醒时就站在那个刻薄经理的家,周围全是鲜血和尸体。
  他害怕的跑了,本能的想出海离开鲁恩,那瓶药剂带给了他强壮的身体,敏锐的直觉,于是他才一路躲避警察的追查,来到普利兹港。
  不过最近他经常会时不时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当他仔细倾听时又听不到了,总能看到一些模糊的画面,搞的他总是有一种想破坏的冲动。
  在普利兹港他又遇到了那两个黑袍人,他们展现了强大的力量,那种在死亡边缘徘徊的感觉让他深深恐惧。
  他们每天都会让自己到街上抢劫,说是这种行为能把自己身体里残余的神力发泄出来,自己总觉得不靠谱,但是几天过来自己的感觉确实好了很多,很少听到那种莫名的低语。
  “嗯,很好,我觉得打断他们的骨骼,已经不适合已经适应了神力的你了,你觉得呢”黑袍人温和的声音慢慢响起。
  跪在地上的戴夫一时没反应过来,迷糊的问道:“大人,不打断骨头,那怎么做?”
  看着戴夫一副蠢货的表情,黑袍人眼中闪过不耐,嘴角微微咧开,露出森白的牙齿,笑着说“呵呵,当然是收走他们的生命。”
  “收走生命,杀人,这…”听到这个词,戴夫眼睛左右看了看,脸色变得阴晴不定,上次杀了刻薄经理一家,完全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现在让他在大街上随意杀人,一时间有些犹豫。
  他虽然没读过书,但也不是傻子,在逃往普利兹港的路上他就想明白了,那些给他喝药剂的黑袍人,不会按什么好心,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逃离贝克兰德,而不是先回到东区,只是没想到自己刚进入普利兹港又被他们找到了。
  他们让自己每天都到大街上制造混乱,显然是在谋划着什么,还好他足够聪明,每次只是打断那些人的骨头,拿走对方的钱财,每天也都只犯一次案,所以警察也没投入多大警力,只是单纯的加强了巡逻,一旦闹出人命,那么自己将会很危险。
  “哼,怎么不愿意?”黑袍人仿佛看出了他的犹豫,眼神变得危险,语气冰冷的问道。
  听到黑袍人的声音,戴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啰嗦,赶紧开口说到:“不是的,我只是在想用什么武器去完成大人的任务。”
  “呵呵,不用我们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武器”说着一把有着诡异花纹和各种符号的短刀,“哐当”从黑袍中扔出,掉在了他的面前,发出金属的脆响。
  戴夫看了看地板上的匕首,咽了口唾沫,咬了咬牙,伸手拿了起来,谄媚的抬起头,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我向神灵起誓,只要你能用这把刀杀够20个人,就给你自由,并且会给你一瓶神之力药剂”黑袍下的目光仿佛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好的大人,我会尽快完成任务的”得到承诺的戴夫,语气仿佛都坚定了不少。
  他根本不敢反抗,因为已经见识过黑袍人的诡异手段,落在他们手里也许死亡都是一种奢求,甚至灵魂都得不到解脱。
  他现在只想摆脱这两人,从这两个的行为中,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还好对方向神灵起誓,带给了他少许安定。
  “对了记得随身带着这把刀,它能避免你被一些特殊的人找到,祝你好运!”黑袍人话刚落音,两个黑袍人在戴夫的注视下,缓缓融入阴影中,消失不见了,没有一丝痕迹留下。
  戴夫看着手中的匕首,要不是这把匕首还在,他都以为刚刚是做了一场梦,手紧紧握住匕首刀柄,脸色狰狞,“20个,抱歉!我也是为了活下去。”
  “唉”漆黑的房间里响起一声深深的叹息。
  普利兹港,塔索克河边,阴影处慢慢浮现出了,两个身穿黑袍的人身影,这两人竟是戴夫房间的那两个人,不到2分钟的时间竟然跨越几公里来到塔索克河。
  “神使大人”声音赫然就是在戴夫家,给他下命令的那个人,这时他正低着头恭敬的对至始至终,都没有开口的那个黑袍人说到。
  “尼柯尔,这次不要再犯相同的错误”那名神使黑袍人,语气淡淡的开口。
  名叫尼柯尔的黑袍人,身子猛的一抖,赶紧开口“是的,神使大人。”
  上次在贝克兰德他一时大意,让戴夫直接跑到了普利兹港。
  “很好,在这里完成仪式也一样,就先排除普利兹港”这名神使语气始终都是一副淡然的口气,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出现惊慌,那是强者的自信。
  “属下一定会办好这件事,我会在东区买下来一块土地,办一个养殖场,做两手准备,至于那个戴夫只是有点小聪明,没想到他杀了那几个人,竟然无意间完成了扮演,居然能那么快清醒过来”尼柯尔低着头,恭敬的保证到。
  “嗯,神谕的事,必须重视,这是吾神百年来降下的第一次神谕,不能大意,这次神谕说不定就是我们的机会,我们本就在鲁恩这将会是我们的优势。”
  “争取在其他竞争对手到来之前,最好能排除我触及的区域,真希望能亲手完成6月28日的“白星”任务,那将是无上的荣耀”说到神谕,神使黑袍人,原本平淡的语气变得逐渐狂热。
  “神使大人,各大势力神谕降下当天,魔女教派不知道为什么,就直接抛出了一个序列9的刺客,但是被代罚者们击杀在了棕榆街,不过那名刺客的非凡特性却丢失了,具体细节不知”想到魔女教派不寻常的举动,尼柯尔有些担心的,赶紧汇报道。
  “哼,不用管她们,没人知道那群疯女人一天都在想些什么,现在整个北大陆因为神谕的事情,暗流涌动,不过其他势力的人也能为我们的仪式提供掩护”神使黑袍人不屑的说到。
  “万一这里没有找到答案,贝克兰德也需要一次仪式,我需要提前回去准备,你盯着那个戴夫,虽然只是序列9的罪犯,还是不要太大意”黑袍神使转过头紧紧盯着尼柯尔,再三强调。
  尼柯尔赶紧低下头,保证到“是的,神使大人,一个冥想都不知道的家伙,这次我一定会看好他的,绝对不会让上次的事情再次发生。”
  “这样最好,否则………”神使黑袍人冷冷的看了一眼尼柯尔,没有再说什么,身影缓缓消失在黑暗中。
  “呼”尼柯尔看着身影消失的神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自语到:
  “和A神使大人对话还真是让人害怕。”
  接着抬头看了看天空,绯红已经不见,黑色的夜空阴云密布,随即身影逐渐消散。
  6月30日周六,昨晚一场暴雨袭击了普利兹港,哗啦啦的雨点敲打着所有的窗户。(看了一下原著,周五廷根市有雨,我就临时加上补救,有点突兀)
  虽然昨晚噪音非常大,由于初次锻炼,全身疲惫的阿尔文睡得还算相当不错,离开自己的睡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感受着身体的酸痛,看了一眼在床角睡得正香的小猫,摇了摇头。
  “懒猫。”
  拉开卧室门,走向了盥洗室,刚走出房门,床上本来还在熟睡的小黑猫,眼睛一下睁开,翻身而起,张了张嘴,先向前压后拉扯,伸展完毕之后,好像听到了盥洗室的水声,歪了歪脑袋,好奇的走了出去。
  刷完牙,准备洗脸的阿尔文,低头突然发现脚边蹲着一只黑猫,正在好奇的打量自己,有些吓了一跳。
  脸上挂笑容,用手在水盆里沾了沾,开口说到:“你要不要洗。”
  听到他的话,小黑猫好奇的动了动耳朵,小声叫了一声“喵”
  阿尔文快速抽出手,满是水珠的手,对着小黑猫弹了弹,水珠溅到小猫脸上,吓得它瞬间后跳,跳到不远处不开心的对着阿尔文叫了两声,然后甩了甩脑袋,蹲坐下来,伸出爪子开启狂舔模式。
  “哈哈”阿尔文开心的笑了两声。
  餐桌上,阿尔文看着正在对着牛奶泡白面包,奋斗的小猫,开口说到“看起来你也不像是流浪猫,这是走丢了?”
  正在干饭的小猫,听到阿尔文的话没有抬头,只是抖了抖小耳朵。
  “在找到你主人之前你就跟着我吧,但也不能总叫你小猫吧,给你起个名字”阿尔文边吃饭,边对桌子上的小猫说到,他家没什么人于是就把小猫的碗放到了桌子上。
  听到名字这句话,小猫耳朵竖起,蹲坐了下来,看着阿尔文“喵?”
  阿尔文也好奇这什么品种的猫,这么聪明,“诡秘特产?”
  没有多想,接着开口“看你是黑色的就叫,小黑,怎么样”
  小猫“………”
  看着背过身子吃饭,不理自己的小家伙,阿尔文对这个小家伙的智商又提高一个评估。
  “呵呵,有那么难听吗?”
  阿尔文突然想起前世游戏里的一个角色,赶紧开口“对了,我记得有一个故事里,有一只非常厉害的猫”
  背对着他的小家伙,耳朵抖了一下,听见阿尔文接着说到,它的名字叫做“悠米,它还是一个英雄”
  “喵喵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