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诡秘之主玩嘴炮 > 第八章喵喵喵

  “喂,我还什么都没说呢,老哥你怎么看起来要动手的样子,太他喵吓人了”。
  在这个暴躁老哥还没发怒前,阿尔文赶紧开口解释“威廉姆斯先生请放心,没有人告诉我,我的情况你也有所了解,在鲁恩认识的人中,也只有你可能会有这方面的渠道”。
  “你的话,让我想起了,你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情景,那时候的你向我打听过哪里可以租房,甚至还询问过怎么乘坐公共马车,要不是你说的一口正宗的鲁恩语,言行虽然古怪,但还算得体,我都认为你是南大陆那个丛林中的土著部落出来的原始人,好吧,我相信你了”听到阿尔文的回答威廉姆眉头舒展,裂开嘴笑着,说起阿尔文的糗事。
  “我说,威廉姆斯先生,你为什么嘴上说相信我了,血液流动都没有减慢呢,皮肤下的肌肉还那么紧绷着,这样我很没有安全感啊”灵视中的威廉姆斯体内情况没一点变化,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枪械我没有这方面的渠道,不过我可以帮你讯问,但不能保证,你知道的,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明天这个时间给你答复”威廉姆斯沉声回答到。
  “符合你要求的格斗老师,我倒是知道一个,正好他目前没有什么事,应该不会错过赚钱的机会,只是这个人脾气有点古怪,我可以帮你约好,也是明天这个时候带你过去,我就不收你报酬了,但是你必须承担马车费,当然价钱方面需要你自己去商量”。
  “这是当然,非常感谢你帮助威廉姆斯先生”阿尔文起身微微弯腰行礼。
  “我想我该离开了,期待明天能从你这里得到好的消息,另外感谢你的款待,非常不错的红酒”阿尔文微笑起身,向威廉姆斯提出告辞,又伸手拿起酒杯向他示意,一口干了下去。
  看着阿尔文牛饮般一口喝掉自己珍贵的收藏,不由的嘴角抽了抽,用心疼的语气说到“赶紧从我眼前消失,你已经被我的酒柜拉入了黑名单,也许红茶,不,白开水才最适合你”。
  “还真让你猜对了,事实上我并不喜欢红茶与咖啡,我在家经常喝的白开水”他在心里无声说到
  “那么告辞了威廉姆斯先生,我们明天见”阿尔文没有在意威廉姆斯的语气,微笑行礼告别,随后转身离去。
  回到酒吧大厅,来到吧台前,给酒保杰克打过招呼后背起画板,走出勇士与海酒吧。
  看着离开的阿尔文,威廉姆斯坐回椅子沉思了一会,随后带上水手帽,起身走出了房间,来到前台对正在擦拭酒杯的酒保杰克说到“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走出酒吧的阿尔文,没有直接到街口去坐公共马车,而是步行在鹈鹕街慢慢溜达了起来,时而停下脚步看橱窗里的衣物,时而停下脚步欣赏那些街头艺人的表演。
  但是在此期间,多次打开灵视,利用自己灵视的特殊,观察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人跟着自己。
  “现在看来自己找对地方了,威廉姆斯那里绝对能够买到枪械,很有可能还会有非凡者聚会的渠道”阿尔文左右看了看没有马车,快速通过马路,换了个方向又走向别的街区。
  “至于酒保杰克,需要注留意一下,他是无意间听到自己的情况,还是别有目的”自己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了,看谁都像坏人,总有刁民想害朕?,阿尔文自嘲的笑了笑。
  玫瑰区一个不起眼的联排房屋里,头戴水手帽的威廉姆斯坐在屋内皮质沙发上,对着面前的一个年轻男子说“我这次来是想找你做一次占卜”。
  几分钟后威廉姆斯笑着关上了房门,转身离开了这片区域。
  又过了十几分钟,一个黑发黑眼,脸庞瘦削,戴单片眼镜的年轻男子乘坐一辆马车,慢慢悠悠悠闲自在地路过这里,瞟了一眼这间房屋,扶了扶自己的单片眼镜,并没有停留就直接离开了。
  “本来还以为今天就能拿到手枪,威廉姆斯很谨慎,没有直接答应自己,还是想确定自己有没有问题,也对人家是暴躁老哥途径,又不是没脑子”。
  “不过威廉姆斯先生,你不知道吗,你表现的越是谨慎,那就证明越是有问题”。
  “没有人跟踪,看来是用别的渠道调查自己,或者非凡手段”。
  “原著他帮阿尔杰转交,序列7航海家魔药主材料“鬼鲨“的血液,之后还有1000金磅,他都没有贪下来,他俩交情不简单啊,有可能他就是阿尔杰在鲁恩的地下主要消息渠道”。
  “可以接触一下,不过还是需要谨慎”在阿尔文想法涌动间,他已经走出了鹈鹕街,来到了玫瑰区贝克兰德银行分行门口,他需要去取点钱,为明天的交易作准备。
  从银行出来阿尔文口袋里多出了50磅,现在他的资产一共有102磅4苏勒6便士,没错他一年多的时间只存了100磅,还是在房屋只有1苏勒的情况下。
  “平时只是在饮食上花销有点多,别的还好吧,异界他乡的,在吃的方面就不要亏待自己”阿尔文摸了摸口袋里的金磅想到。
  取到钱后阿尔文没有再做停留,在路口拦了一辆无轨公共马车,经过一次换乘,顺利到达柑橘街。
  在街道上的店铺,买了白面包和下午以及明天早上的食材后,就准备返回自己所住的公寓,刚走到巷口时。
  白面包1苏勒,四个番茄2个便士,一磅牛肉6便士,五个鸡蛋3个便士,心里还算着刚刚的花费,自己都没有主意,店的老板有没有给自已找零钱。
  突然,他背后寒毛全部竖起,仿佛有一根根细针扎在那里。
  “我炸毛了?不对,我又不是克莱恩”。
  这是有人在注视我,打量我?监视我?
  脑海里一个个念头转过,阿尔文隐约有了明悟。
  在地球时,他也曾经感受到过无形的注视,躲在后门班主任的死亡凝视,每次上课玩手机被老师注视时就有强烈的感觉,,但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反应清晰,结论明确!
  应该是灵视再给自己示警,给出的是危险提示,注视自己的大概率是非凡者。
  阿尔文忍住四处张望寻找注视着的冲动,而是停下脚步,把装着纸袋的食材放到地上,接着动了动肩膀上的画板,表现出一副背的时间长有点累的样子。
  心念一动,灵视打开,思绪飞快转动,自己现在站的是刚进入巷口的位置,注视的方向只能来源于前方,后方以及屋顶。
  前方三百米内没几个行人,巷子第一个小弯,还有一个醉汉,咦!早上出门时遇到的那个,他那个位置看不到自己,除非他和自己一样都能看透墙壁,剩下基本都在匆匆赶路,并没什么奇怪的。
  阿尔文假装用手扶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视线期间快速扫过屋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么最大可能只能是后面,这么快就要与不知是敌是友的非凡者接触了吗?
  阿尔文能感觉自己心跳加快,血液随着激烈的噗通声一股股喷薄流动。
  他竭力不让自己表现出异常,弯腰去拿放在地上的纸袋,同时眼睛慢慢的向后移去。
  突然注视的感觉随即消失,阿尔文快速抬头向身后望去,视线突的对上了一双绿色的的眼睛,那双眼睛中黑色瞳孔竖起,一下子把他吓得直接直起身子,后退了两步。
  一只黑色的小猫,眼白是绿色,竖着瞳孔却是黑色,身体藏在巷子外,只把头伸了出来,歪着脑袋好奇的打量着阿尔文。
  “喵喵喵”?
  阿尔文先是快速扫视巷子外,路上行人马车依旧,并没有什么发现,仿佛刚刚的注视都是自己的错觉。
  关闭灵视皱眉想到“被发现了?应该没有,被猫这么一打断,错过机会了,是威廉姆斯的试探?不然还能有谁用这种毫不掩饰的监视,最好是他,至少证明我没有问题之前不会有危险”
  “要不是威廉姆斯,那就只能…………搬家了”。
  “嗯,你这个小家伙还没走啊”阿尔文看到刚吓到自己的黑色的小猫,竟然从墙后走了出来,蹲到巷子口,长长的尾巴轻轻甩动,看着自己。
  “呦,你还挺漂亮的”眼前的猫通体黑色没有一丝杂色,柔顺的毛发如同绸缎,耳朵尖尖,一抖一抖。
  可能是听懂了阿尔文的话甩了甩小脑袋,然后抬起前爪舔了起来。
  “看起来不像是流浪猫”阿尔文蹲下身体想去摸一摸,谁知小猫放下爪子突然后跳,看向他眼神充满警惕。
  “额”伸手没有摸到,他觉得有点尴尬,“算了,看你也不像流浪猫,早点回家吧,外面很危险,有很多怪蜀黍”说着从自己的纸袋里掰下一块白面包放在地上,然后起身向家走去。
  巷口的小猫看着阿尔文的动作,歪了歪脑袋,看了看地上的白面包,小心凑上前去,闻了闻叼起,又看了一眼阿尔文的背影,跑开了。
  自己家距离巷口距离并不远,没两分钟就走到了,直接通往自己居住二楼的木制楼梯口。
  刚抬脚迈上楼梯,又是一阵注视感传来,跟刚才在巷口的感觉不同,这次灵性直觉没有给予自己危险提示。
  “MD有完没完,我到要看看是谁,老子是过街的卷毛狒狒吗,有那么好奇吗,谁都打量两眼”
  阿尔文没有停留快步攀爬楼梯,他能感觉到目光一直随着自己在移动。
  走到门口,拿出钥匙,插入锁孔,轻松拧动,推开房门,迈步走入,关上房门。
  打开灵视,眼前全是黑白色的世界,视线透过房门,看到门外的木制楼梯,看到了,小巷,看到了一个醉汉正在盯着自己的公寓。
  “竟然是那个醉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