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诡秘之主玩嘴炮 > 第七章勇士与海酒吧

  大勺的想法是这个序列,到了序列把8才能依靠文章,文字来作战的能力,前期可能有点弱。
  明天可能有事更不了,今天多更一章
  感谢6mite9,给我这个超级业余写手,出某划策,比心。
  ——@—————————
  鹈鹕街,阿尔文收拾好东西,走下马车向着勇士与海酒吧走了过去。
  玫瑰区鹈鹕街的‘勇士与海’酒吧,那里的老板叫做威廉姆斯,那里是阿尔文穿越来的地方,也是倒吊人阿尔杰第一次在灰雾之上交易,提到过的地方,也是这个熟悉的名字让阿尔文确定了自己所在的世界。
  自己起这个名字的时,有没有纪念新生的意思,他自己也不清楚,也许只是单纯的觉得顺口。
  很快来到那个有着水手帽标志的酒吧门口,用力推动,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喧嚣的声音和浮躁的热浪奔涌而来。
  已经到了中午饭点,酒馆里已经有了不少顾客,他们有的是临时工人,在这里寻觅机会,等待着被雇佣,有的则无所事事,用酒精麻痹自己。
  酒馆里面颇为昏暗,人们拿着木制酒杯,时而大声讨论,时而咒骂欢笑,阿尔文脚步不停的走到吧台前方。
  “嗯,是你啊,外乡人”酒保看见阿尔文后随意开口“今天要什么?恩马特啤酒,还南威尔啤酒”
  “不,一杯朗齐加冰,外加一个炸鱼”阿尔文放下身上的画板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笑着说到。
  酒保挑了挑眉,装着金黄色酒液的大木杯,啤酒的香味浓郁诱人,递给阿尔文“看来你今天赚的不少?还是接受了,你那位寡妇房东的包养”
  一口下肚只觉清冽爽口,先是苦中带香,接着麦芽的味道奔腾而出,回口则有点甘甜。
  “咳咳,杰克你知道的,我跟罗莎·博纳尔太太没有任何关系,有也是房东与租客,你应该分辨的出那些是谣言”听到酒保杰克的话,阿尔文刚喝下去一口的啤酒差点喷了出来。
  “拜托杰克,你的笑话,让我差点毁掉了一杯价值7便士朗齐,事实上我今天连乘坐公共马车的钱都没有转到,你知道的今天码头南区很热闹”他手里抓着木制杯子,抬起头看着杰克用无奈的口气说到。
  “得了吧,这里谁不知道你的大名,英俊的阿尔文先生,顾客都来源于那些漂亮的女士和你的房东太太,而且我听说你的房租只有1苏勒,而且还是在柑橘街”酒保杰克耸了耸肩,用一种羡慕的语气说到。
  阿尔文手中的动作一顿,眯了眯眼睛笑着回应“长的英俊,那是主的恩赐”
  “你可能不知道,有好多男士看你的眼神是多么的嫉妒”
  “是吗,那我可要小心了”阿尔文脸上挂着笑容,用搞怪的语气回复,可眼睛里却用着审视的目光打量了一翻酒保杰克。
  他心里疑惑的想到“房租托罗莎·博纳尔太太的福,每个月只收取自己1苏勒,这件事除了罗莎·博纳尔太太的贴身女仆应该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威廉姆斯在吗,我一会有事找他”
  杰克用脑袋朝着吧台左边的一间房子里示意。
  这时他的炸鱼也端了上来,双方在没有说话,阿尔文很快把盘子里的炸鱼吃完,这种普利兹港的特色美食偶尔吃一次还是很美味的,拿起桌子上的木制杯子,把杯子里的剩下的一口啤酒喝完,放了2苏勒压在杯底,说了一句
  “剩下的小费,记得帮我看东西”
  没有等酒保杰克回应,就站起身朝着酒吧左侧,威廉姆斯所在的房间走去。
  ————————
  阿霍瓦郡,庭根市,铁十字街,一栋出租公寓二楼的其中一间。
  黑发褐瞳,身材消瘦的克莱恩?莫雷蒂,刚吃完煮土豆,坐在书桌前,准备观看前身写的日记,总结,这次转运仪式带来的一系列神奇遭遇。
  “可以确定的是那片神秘灰雾空间中的红色星辰,与正义和倒吊人产生了未知的联系,当我触碰到了那些星辰时就可以把他们拉倒那片神秘空间,可我清楚记得当时不小心触碰的是三颗红色星辰,为什么只有正义和倒吊人两个人呢”
  “结合后来在那片神秘的灰雾空间,待的时间过长造成的头部剧烈抽痛,应该是我的能力只能拉两人到那片神秘空间,至少现在是,就先这样假设,还需要更多的尝试来验证”
  —————————
  “咚咚”阿尔文站在门口用手轻轻敲起厚实的半掩的木门,发出闷闷的声音。
  “请进”里面传来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伸手搭上木板“咯吱………”刺耳的木门摩擦的声音响起。
  阿尔文迈步走入,柔软厚实的深褐色地毯出现于他的眼前,两侧分别是书架和酒柜,书架让倒是没有摆放多少书籍,酒柜里放着不少阿尔文不认识的酒类,酒精的各色液体在昏暗的煤气灯下闪烁着各色光芒。
  摆放蜡烛的书桌上有一瓶墨水,一根羽毛笔,一杯南威尔烈酒,(原著中提到过一种烈酒,能提短暂升序列8暴怒之民的能力,我找了好久没找见,所以就随便写了一个,见谅)还有一张摊开的羊皮纸。
  书桌背后,一个戴着水手帽脸上皮肤粗糙,有些许胡茬带,身材健壮的中年男子看着阿尔文过来。
  站起身笑着说道“原来是你阿尔文,我刚才还在猜想能这么礼貌敲门的会是谁,你知道的我这里几乎全是一群莽夫”说完招呼阿尔文在桌子对面坐下。
  阿尔文环视房间一周,最后视线落到书桌上的那杯南威尔烈酒上,随后收回视线。
  “威廉姆斯先生,很抱歉冒昧打扰”阿尔文礼貌的微微欠身行礼,随即在书桌前方坐下,心里正想着该怎么开口。
  “啤酒还是红酒,我这里没有咖啡或者红茶”威廉姆斯并没有马上讯问他来的目的,而是转身走到酒柜旁回头问道。
  “红酒就可以,谢谢”阿尔文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顺着威廉姆斯的话,微笑颔首礼貌回答。
  “嗯,有品位的选择,也许你应该品尝一下我的收藏”说话间威廉姆斯从酒柜底层小心的拿出一瓶花纹复杂古典的奥尔米尔葡萄酒。
  “它来自弗萨克帝国一个落魄贵族的手中,150年年份,至今相当少见,哪怕在一些贵族的酒窖中,也是我最有价值的收藏之一”威廉姆斯那拿着手中的酒瓶笑着为阿尔文介绍到。
  他用力拔开瓶塞,不足三四十平方的小房间里不一会酒香弥漫,并在自己面前放下一个杯子。
  葡萄酒鲜红的液体,在高脚玻璃杯中显得格外的妖异。
  “尝尝,这种酒的味道会让你觉得,以前喝的红酒都不能算是酒,只能算是饮料”看着威廉姆斯粗糙满是老茧手,把杯子推到阿尔文跟前,又迅速把瓶子塞上,说到。
  “谢谢”阿尔文没有拒绝,伸手轻轻端起酒杯,并快速瞄了一眼他的手掌。
  “这份处事手段自己就应该好好学习,明明看出来自己找他有事,不好开口,这一番谈话下来不觉间就放松了许多,要学的还有很多啊”阿尔文心里叹息到。
  杯子放到嘴边轻呡一口,只觉得涩味、酸味、甜味、果味、酒精味、香气。这些不同的味道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款风味独特的味道,明显感觉比自己惯常喝的所有红酒都要好。
  “嗯,很不错的酒,味道很独特”阿尔文尴尬的笑了笑,老实说到。
  接着又补充到“抱歉,我并不怎么会品尝,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喝到这么好的红酒”
  “哈哈,真是一个坦诚的年轻人”听到阿尔文如此诚实的回答,威廉姆斯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
  “不过你的坦诚也让你失去了,以后能在我这里喝到收藏的机会”说话间拿起桌上的红酒,拉开酒柜,小心的把它放到原来的位置。
  “威廉姆斯先生,这次来我是事情想请教”阿尔文看着威廉姆斯重新坐到椅子上才重新开口。
  “其实从你进门开始,我就看得出来”威廉姆斯用蔚蓝的眼睛看着他回答到。
  没等阿尔文在开口,威廉姆斯轻轻后靠椅背,语气中满是回忆的开口“你知道吗阿尔文,你的名字经常会让我想起一位老朋友,我们曾经一起经历了一段难忘的冒险”
  阿尔文没有开口,在安静的等待中,过了好一会,看着渐渐从回忆中回复的威廉姆斯才轻轻开口“那肯定是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回忆”
  回复过来的威廉姆斯笑着摇了摇头,“抱歉,让你久等了,年纪大了总是会想起过去”接着又转头看向阿尔文
  “也许你可以说明来到这里的原因了”
  阿尔文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到“威廉姆斯先生,今天来主要有两件事情麻烦你,第一个是,我想在你这里买到一把手枪,或者告诉我哪里可以买到,第二个是希望你能给我介绍一个格斗教师,最好有实战经验的那种”
  威廉姆斯先是抬手摸了摸下巴,严肃的看着阿尔文“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能先告诉我,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或者谁告诉你,在我这里能得到这些东西吗”
  瞬间阿尔文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只猛兽盯住,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撕碎。
  阿尔文证了证心神,心念一动在脑海中勾勒出竹简,开启灵视,黑色的眼珠越发深邃,思绪变快,在这种气势下心情突然变得平缓,不在变得紧张。
  抬眼望向威廉姆斯“果然威廉姆斯先生是一名非凡者,刚刚摸下巴的动作是在开启灵视,他的心脏压迫下,血液在飞快流动,肌肉力量也在积蓄,可能下一秒就能发出雷霆一击”
  “这种状态看起来像是原著中的序列8暴怒之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