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在诡秘之主玩嘴炮 > 第二章金手指

  刚进厕所“咳”
  盥洗室的那个年轻男子姓名叫做铁言不过现在的名字叫做阿尔文?铁言。
  名字是阿尔文自己起的,起这个名字没什么寓意就是觉得顺口,以前的名字铁言则改为姓氏,用来纪念自己的过去。
  上辈子的阿尔文在是地球上一个普通到不行的底层工人,和大多数人一样,有着差不多人生,喝着差不多的酒,抽着差不多的烟,玩着差不多的游戏,看着差不多的小说,然后就是在网上充当键盘政治家,要是用几个字表达那就是平平无奇。
  由于最近书荒于是找了两本以前看过的小说准备二刷《诡秘之主》《儒道至圣》。
  就在二刷完《儒道至圣》,准备看《诡秘之主》的时候,刚打开第一章,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来到这书中世界。
  现在算算时间来到这里也快有一年多了。
  刚到这里的那些日子,心里又纠结又害怕,整天都提心吊胆的,就怕那天自己突然间就没了,而且还不知道是怎么没的。
  虽然自己也曾经歪歪过,自己能穿越到那个世界,各种装逼各种浪。
  但是从来没想过要来到诡秘这个动不动就会变成神经病的诡异世界。
  阿尔文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从一开始的不安,惶恐,迷茫,完全的不知所措,到后来的无奈,沉默,安静。
  等我熬过这一段狼狈,我会笑着与这个世界和解。
  曾经好长一段时间,都一度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就想着有一天突然梦醒了自己又回去了,自己还是那个朝九晚五普普通通的打工仔,回到自己那个小小的出租屋,继续过着平淡的日子。
  每当想到那个时候阿尔文的脸上就会露出一丝笑意,自己是不是给前辈们丢脸了,那些小说里的穿越者那个不是,“一句既然来了就既来之则安之,就完美适应的,然后从此以后…………”
  自己这样的状况大概持续了有一个多月,之后才慢慢的接受现实,开始慢慢的小心的试探着融入这个世界,直到今天还是有点太不习惯。
  这也跟他当时只继承了这局身体的鲁恩语,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这局身体任何的记忆有着很大的关系。
  这里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比如说话方式,饮食,穿着,生活习惯,人际交往,哪怕是最基本的说话方式,都需要他重新去适应学习。
  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扮演,努力表的不让自己与周围的一切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我们的“愚者”先生之所以能快速的融入到这里的生活,也跟他继承了本身克莱恩莫雷蒂的记忆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阿尔文对这具,有着明显东方特征和不错相貌的身体,还是相当满意的。
  庆幸的是当时衣服口袋里还有着23金磅6苏勒8便士的现金,能让阿尔文在这个世界有了基本的生活保障,不至于流落街头。
  当然除了口袋里的现金之外,没有其他的东西,也包括了身份证明。
  阿尔文认为自己能这么快适应,没有被自己脑海里的隐秘和知识给污染和撑爆了,跟他带来的金手指应该有很大关系。
  这个金手指现在盘踞在他灵魂深处的一个竹黄色的竹简,阿尔文一度怀疑这个竹简就是导致自己直接穿越的罪魁祸首,但是并没有方法能证实这一点。
  不过现在这个竹简也是带给阿尔文能在这个诡秘世界立足的希望与信心,因为它给出了一条新的神之序列。
  序列9:童生,能力:明眸夜视,过目不忘。
  晋升仪式:十年苦读。
  它不属于诡秘22神之途径中的任何一,这条途径不需要服用魔药,但是相对的在序列9,就需要仪式来晋升。
  阿尔文在了解新途径的详细情况后,有激动狂喜,但更多的是害怕。
  毫不客气的说这个新的序列,可以令任何人都为之疯狂,非凡者因为服食魔药而失控的就接近三分之一,剩下只要不作死去探究那些神秘的存在,几乎等于一条安全的途径。
  尤其是那些没有扮演法的野生非凡者,失控对他们来说几乎就是家常便饭。
  而对失控的恐惧,每个非凡者都有着发自内心的畏惧,庭根市值夜者小队队长,邓恩?史密斯曾经说过,我们每年需要处理的超凡事件并不多,但是这里面有将近一半,是自己的队友,因为各种缘由失控的队友。
  看起来他们是表面光鲜掌握着让人羡慕的超凡手段的,同是也是一群时刻对抗着危险和疯狂的可怜虫。
  有的时候为了活下去会做出许多不理智的行为,比如主动聆听某些未知隐秘所发出来的呓语,或者更直的向邪神祈求。
  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混乱扭曲的,即是他们所祈求的神灵也不得不靠着锚的定位,在神性与人性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阿尔文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行走夜晚大街上抱着金砖孩童,只能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一旦被那些隐藏在四周阴影里的人嗅到,自己会瞬间被撕成碎片,这当然也包括的灵魂。
  看看那些从第二纪开始,因为魔药而失控的那些人,自己掌握的这不用服用魔药的序列对非凡者们有多大的吸引力,完全可以想象的到。
  自己的序列要是暴露的话,也许那些神灵都会亲自下场都说不定,对于这点阿尔文丝毫不敢尝试,一点不能放松,要苟住。
  另一方阿尔文担心自己的穿越的问题,要是说自己的穿越没有被安排阿尔文打死都不相信。
  看完《儒道至圣》的正好穿越,巧合?
  那这具身体正好是东方人的形象怎么解释?
  竹简给出的新途径虽然只能看到序列9,但是那些能力与《儒道至圣》里的那些读书人的能力都差不多,甚至是演化来的怎么解释?也是巧合?
  毕竟牵扯到神秘领域的事情,任何事情都不简单。
  看看“愚者”克莱恩就知道了,他的路几乎都被安排好了。
  庆幸的“祂”对“愚者”的安排基本都没有恶意,必要时还会提供一些帮助,不然他早玩脱了。
  阿尔文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有能力也没资格寻求答案,再怎么想前方都是一片迷雾,与其做无用功,还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及时以后的路有陷阱,至少也有反抗能力。
  阿尔文也想过走其他序列,比如序列9占卜家,自己脑海里可是还有不少原著魔药配方,即是自己一年多不刻意回想,但是那些知识他们就在自己脑子里,比如成了占卜家之后可以学着克莱恩,用梦境占卜回想起来。
  这一年的时间里也在想办法接触方面的群体,平时阿尔文也尽力表现的自己是一个神秘学爱好者,以求能接近非凡者的圈子。
  最好能直接接触到一位,借此能参加他们的聚会,能购买一些神秘学的知识,非凡材料,也能从中详细并充分的了解到这个领域,毕竟自己所了解的一切都是从原著中看到的,只有很小的一部分的展现。
  鲁迅曾经说过不不深入了解某个领域,那么你就跟本把握不住那个地方的水有多深。
  这个办法很显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一年内也没有得到任何收获。
  毕竟开始的时候,自己连普利兹港的街道都不认识,更别说能接触到非凡了,总不能直接跑到教会直接说“我知道非凡事件”…然后教会的超凡者,不!甚至都不用非凡者,随便一个壮汉就可以把自己这个身份都来历不明的人放倒,随后关押在教会地底,然后没有然后了………
  或者看到,看起来像神秘领域的人就上去询问一番,又或者贴个告示,寻人启事之类?估计晚上官方非凡者就会上门查自己的瓦斯计费器。
  阿尔文只能小心翼翼的去试探,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收获,不过也对以前原著中介绍过非凡者和非凡事件本来就稀少,普通人要不是足够幸运一辈子都可能不会经历非凡事件,当然有的人经历了自己本身却不知道,被官方做了处理和掩饰。
  到有一条线索阿尔文清楚的知道,就是庭根市水仙花街2号或者在铁十字街,在那里绝对能找到非凡者和相关线索。
  “算了吧”
  对于庭根市阿尔文没有丝毫想法,也去以后有机会。
  “不”
  克莱恩一天没有离开庭根,我就永远都不会踏足,0—08和因斯赞格威尔,女神,倒吊人,原初魔女,序列1的作家,都在那里投射了目光进行布局,哪里现在就是一个是非之地,谁去谁完蛋。
  至于为什么不等等塔罗会,毕竟塔罗会可以说是这个世纪最安全的非凡者渠道了。(因为我们的“愚者”先生还算足够的慷慨与仁慈的)
  那样的话一:需要的时间太久了,那样的话自己可能会错过好多事情。
  二:阿尔文没有沾染“源堡”气息的事物,好让“源堡”定位够到自己。
  在没有灰雾牵引的情况下,只能颂念“愚者”的尊名,在塔罗会没有外泄的前提下自己又是怎么得到“愚者”的尊名呢,根本解释不通啊,以我们“愚者”先生的性格,即便是做过占卜觉得自己加入塔罗会无害,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条件下,绝对不会把自己拉去灰雾之上的。
  …………………
  “克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