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奉打更人 > 王者荣耀·李信短篇——光明行已上线

  京城,皇宫。
  太子殿下在东宫宴请天家的兄弟姐妹,身为胞妹的临安早早的就到了,坐在椅子上,晃荡着裙底的脚丫。
  她今天没有穿红裙,是一件紫色为底,镶金色绲边华美长裙,她头戴红宝石珊瑚冠,以珊瑚为骨架,两只栩栩如生的金凤拱卫中间的红宝石,垂下六条串着珍珠的流苏。
  此外,还有金步摇和翡翠簪子等首饰,打扮的华丽精致。
  紫色是宫中妃子常用的料子,衬托熟妇的优雅高贵,并不适合少女,但临安的气质太娇贵,给人一种盛装打扮的洋娃娃的感觉。
  再配以圆润的脸蛋,妩媚多情的桃花眸,既妩媚妖冶,又骄傲纯真。多种气质杂糅一处,偏偏又极好的驾驭住了。
  距离午膳还有半个时辰,皇子皇女们陆续来到东宫,大家早已习惯临安华丽精致式的漂亮。
  四位公主里,大概也只有她适合这般打扮,换成其他公主,恐怕都压不住过于华丽的装扮。
  怀庆姿色是足够了,但气质不符合。
  “怀庆还没到吗?”临安灵动的眸子转动,俏生生的望着门外。
  “当差去传话过去,她晚些自会来。”太子殿下笑着说,接着,咳嗽一声:
  “今日是司天监秘制的鸡精售卖的日子,给宫里也送了一些。本宫这才宴请弟弟妹妹们过来尝尝。”
  其实早在几天前,司天监就“进贡”了一批鸡精,送到皇宫的御膳房,几位皇子皇女都享用过这种令人欲罢不能的调味料。
  说到这个热门话题,皇子皇女们颇有兴趣的交谈起来。
  “说到这个鸡精,滋味的确令人欲罢不能,只不过容易口渴。”
  ......
  这时,门外传来怀庆清冷的,有质感的悦耳声线,穿着月花色宫裙的皇长女驾到。
  众皇子皇女清晰的看到,临安嚣张的气焰“咻”的一下萎靡了,她先是不服气,似乎想硬刚,但旋即又怂了,鼓着腮,大声说:“一人一半!”
  用最嚣张的语气说最怂的话。
  怀庆“呵”了一声。
  她知道许七安左右逢源的操作,睁只眼闭只眼的容忍,主要是因为临安是个愚蠢的妹妹,完全没有威胁。抢人只是为了与她怄气。
  换成是其他皇子,敢这么抢她的人,怀庆就会反击,是不留情的反击,而不像对待临安这样,只是吓唬她。
  怀庆走到临安面前,居高临下的俯瞰她,淡淡道:“走开,这位置我要坐。”
  裱裱抬起头,只看见怀庆的眼睛,看不到她的下半张脸,因为怀庆胸前那讨人厌的几斤肉挡住了视线。
  这让她很泄气,这个姐姐不但比她更有才华,身材还更好。除了父皇的宠爱,她没有一样比的上怀庆。
  裱裱是个娇气的姑娘,被怀庆这么欺负,委屈的别过头去。
  没办法,打又打不过,吵架有失皇女身份,况且怀庆是个读书人,出口不带脏的。自己不是她对手。
  太子“咳嗽”一声,出来打暖场:“怀庆,你别与临安一般见识,你是姐姐。”
  怀庆这才放过裱裱,不欺负妹妹。
  .....
  吃饭时,太子随口道:“听说今日御书房的事了吗?”
  四皇子当即道:“戒碑和漕运衙门?”
  太子点点头,笑道:“漕运衙门的事儿咱们就不用置喙了,自有朝堂诸公和父皇定夺。倒是......
  戒碑之事,让人拍案叫绝。”
  四皇子颔首:“尔食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好诗!”怀庆眼睛一亮,清丽的容颜绽放光彩。
  她向来是食不言寝不语的,但这首诗蕴含的内核,让皇长女心潮澎湃,比“醉后不知天在水、暗香浮动月黄昏”更让她喜欢。
  什么破诗,一点都没意境...裱裱心说。
  怀庆盯着四皇子,问道:“此诗何人所作?”
  她从不留心宫中的消息。
  太子代为回答:“是许七安。”
  “好诗!”裱裱两只小手“啪啪”拍打桌面,大声夸赞。
  “是他的脾气。”怀庆笑了笑。
  “什么就是他的脾气了,说的好像你很了解他。”裱裱习惯性抬杠。
  怀庆本来不想搭理,但见几位皇子都在看着自己,沉吟一下,道:
  “许七安此人嫉恶如仇,小节不顾大节不损,与那些只会嘴上说的冠冕堂皇的读书人不同。”
  “是他刀斩银锣之事?”太子殿下笑道。
  “前日与魏公闲聊,说起此人,”怀庆扫了眼皇子们:“魏公说,许七安入职以来,未曾贪墨一分一毫。”
  “那你凭什么说他小节不顾。”裱裱觉得怀庆在污蔑她的爱犬。
  她凶巴巴的瞪一眼怀庆。
  怀庆公主说:“许七安沉迷教坊司,夜不归宿,与影梅小阁的花魁浮香关系匪浅。”
  裱裱脸上笑容渐渐消失,睁大了多情的桃花眸子,大声说:“你胡说。”
  她闷声扒了几口饭,感觉饭菜都不香了,把筷子一摔,发脾气说:“不吃了。”#......
  起身,提起裙摆,带着自己的贴身宫女离开了。
  ....
  临安被气走了,但不影响大家吃饭,太子殿下有些尴尬,笑着举起酒杯,让宴会继续下去。
  宴会结束后,怀庆回到自己的宫苑,吨吨吨的喝了一大碗茶,接着在闺房里打坐吐纳。
  她最近悄悄晋升了练气境,那天找魏渊“闲谈”,为的就是此事。
  怀庆的天资很好,但她一直隐忍着,不显山不露水。但随着年岁增加,她觉得可以适当的提升自己的修为了。
  主要是,今年一整年,元景帝都没提公主们婚配的事。
  父皇修仙,母后更是佛系,元景帝不提,她就懒得管...母后一直如此,身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却对自己的职务和身份毫不热衷。
  “殿下,府上送来一封信,青州那边寄过来的。”侍卫匆匆进来。
  府上,指的是皇城里的怀庆府。
  公主和皇子们的信件,一般是进不了皇宫的,会派送到各自的府上。
  青州?怀庆公主以为是紫阳居士给她写信了,颔首道:“拿过来。”
  侍卫恭敬递上,告退。
  怀庆展开信封,开篇第一句: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已抵达青州边界....
  怀庆就知道了,写信的是许七安,信很长,足足有两页,她凝神往下阅读,看到禹州漕运衙门的贪污案后,怀庆公主一脸凝重。
  再往下看,忽然就不太正经了。因为后续的内容不是一个下属向上级汇报事务的语气,更像是一个男人在给心仪的女子说心里话....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怀庆公主喃喃重复着,沉浸于绝美的辞藻,脑海里浮现莲花盛放的画面。
  “许宁宴不读书,实在可惜,可惜...”说完,怀庆公主倾倒信封,滑出一片干瘪的莲花花瓣。
  这小子写这封信,是在向我吐露爱意?怀庆公主陷入了沉思。
  本宫要是把信递到皇宫,他十个脑袋都不够砍。
  她把信封折叠好,夹在不常看的书籍里保存。
  然后兴致盎然的唤来宫女研磨,将信中写莲的金句写下来,挂在书房里。
  望着这幅字,怀庆轻轻翘了翘嘴角。
  ....
  “殿下怎么了?”
  “不知道,从太子那儿回来,就一直闷闷不乐。”
  “许是被长公主欺负了吧....可是不像啊,要是被长公主欺负,殿下这会儿已经破口大骂,骂完就不当一回事了。”
  院子里,几个宫女凑在一起说话,临安刚发完脾气,卧室里只有两个贴身宫女陪伴,其他人不敢去触霉头。
  “殿下何必与怀庆公主置气...”贴身宫女劝道。
  “不是她!”裱裱气道:“是那个狗奴才。”
  两位宫女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狗奴才”指的是谁,其中一个还被许七安拍过屁股蛋。
  宫女们相视一眼,表情疑惑,心说殿下的狗奴才都离京半个多月了。
  “他又怎么惹殿下了?”
  “我也不知道。”临安神色郁郁,“就是心里不舒服。”
  “???”
  这时,一位侍卫来到院子里,求见临安公......
  主。宫女见是自家府上的侍卫,只好硬着头皮敲门:
  “殿下,府上侍卫求见,说有您的信件,是青州那边来的。”
  青州来的信?临安愣住了,她的交际圈很小,除了皇宫里的兄弟姐妹,宗室的兄弟姐妹,再就是一些大人们的家眷,偶尔会写信给她,邀请她参加女子闺房里举办的私密茶会。
  但这里面不包括青州。
  “谁寄的信?”宫女代问道。
  “不知道。”外头的宫女回复。
  贴身宫女看了眼临安,见她颔首,便扭头喊道:“拿进来。”
  .....
  PS:早上跑出去办事,以致于耽误了更新。厚颜求月票。主。宫女见是自家府上的侍卫,只好硬着头皮敲门:
  “殿下,府上侍卫求见,说有您的信件,是青州那边来的。”
  青州来的信?临安愣住了,她的交际圈很小,除了皇宫里的兄弟姐妹,宗室的兄弟姐妹,再就是一些大人们的家眷,偶尔会写信给她,邀请她参加女子闺房里举办的私密茶会。
  但这里面不包括青州。
  “谁寄的信?”宫女代问道。
  “不知道。”外头的宫女回复。
  贴身宫女看了眼临安,见她颔首,便扭头喊道:“拿进来。”
  .....
  PS:早上跑出去办事,以致于耽误了更新。厚颜求月票。主。宫女见是自家府上的侍卫,只好硬着头皮敲门:
  “殿下,府上侍卫求见,说有您的信件,是青州那边来的。”
  青州来的信?临安愣住了,她的交际圈很小,除了皇宫里的兄弟姐妹,宗室的兄弟姐妹,再就是一些大人们的家眷,偶尔会写信给她,邀请她参加女子闺房里举办的私密茶会。
  但这里面不包括青州。
  “谁寄的信?”宫女代问道。
  “不知道。”外头的宫女回复。
  贴身宫女看了眼临安,见她颔首,便扭头喊道:“拿进来。”
  .....
  PS:早上跑出去办事,以致于耽误了更新。厚颜求月票。主。宫女见是自家府上的侍卫,只好硬着头皮敲门:
  “殿下,府上侍卫求见,说有您的信件,是青州那边来的。”
  青州来的信?临安愣住了,她的交际圈很小,除了皇宫里的兄弟姐妹,宗室的兄弟姐妹,再就是一些大人们的家眷,偶尔会写信给她,邀请她参加女子闺房里举办的私密茶会。
  但这里面不包括青州。
  “谁寄的信?”宫女代问道。
  “不知道。”外头的宫女回复。
  贴身宫女看了眼临安,见她颔首,便扭头喊道:“拿进来。”
  .....
  PS:早上跑出去办事,以致于耽误了更新。厚颜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