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极泰来

  佛陀托起大日如来法相,把这轮消弭一切异端、净化世间的金色大日,缓缓按了下去。
  它是那般的沉重,以致于佛陀的力量,也只是缓慢推动。
  它也是那般的可怕,金色的辉芒灼烧着除佛陀之外的任何事物,漆黑法相的形体当即扭曲,如同将被烧熔的玻璃。
  构成漆黑法相的力量快速湮灭,它们被金色辉芒净化了。
  三五息间,法相崩溃,神殊的不灭之躯暴露在大日轮回之下,佛陀的八双手臂抱住金色烈日,往神殊胸膛一按。
  大日轮回法相并没有想象中的势如破竹,它遇到了阻碍。
  阻碍它的是半步武神的底蕴,是象征着不灭的特性。
  嗤嗤嗤.......金色的大日底部,腾起一阵阵青烟,那是神殊体魄被灼烧、摧毁产生的动静。
  当年的神殊就是被大日轮回击败,随后分尸封印,五百年后的今日,命运似乎循环了。
  不,这一次神殊的结局不再是被封印,他会被彻底杀死。。
  佛陀已非昔日的佛陀,祂已经化道,成为天地规则的一部分。
  金莲道长、李妙真、杨恭、寇阳州和伽罗树,眼里难掩绝望,尽管在得知许七安远赴海外时,心底里就有了玉石俱焚的准备。
  可当这一刻来临,不甘和无力,依旧充斥了他们胸膛,让这群超凡强者士气跌入谷底。
  身后便是雷州百姓,雷州之后,是更多的无辜生灵,身前是陷入死境的半步武神。
  无力和绝望主导了他们。
  只有一人排除所有情绪干扰,御着飞剑,驾着煊赫无匹的剑光,一头扎入无色结界和不动明王撑起的空间屏障中。
  剑尖与空间屏障的碰撞处,燃起刺目的气界,洛玉衡羽衣翻飞,美眸映照着流光溢彩的剑华,她既像是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又仿似风华绝代的女战神。
  掀不起一丝波澜的空间屏障,豁然抖动起来,空间出现涟漪般的褶皱,紧接着,“嘭嘭”连声,空间传来爆响,先是不动明王的空间屏障崩溃,继而无色琉璃领域也化作狂风消散,事物恢复色彩。
  这又能怎么样呢,以三位菩萨的战力、速度,根本不可能绕开他们帮助神殊........李妙真等人灰心丧气的想。
  三位菩萨同样如此,不过该做的应对还是要有,伽罗树挺身而出,迎上洛玉衡。
  人宗剑术杀伐无双,琉璃和广贤都怕被她近身,但伽罗树不怕,相反,是洛玉衡要怕他。
  琉璃菩萨扫了一眼阿苏罗等人,一旦他们出手,便立刻带广贤后退,给他制造施展大慈大悲法相,以及大轮回法相的时间。
  这两尊法相一出,大奉方一品之下,战力会断崖式下跌。
  伽罗树菩萨双掌一合,夹住神威惶惶的飞剑,滋滋.......令人牙酸的声音里,手掌血肉快速消融,他的身躯肌肉抖动,疯狂卸去剑势。
  只一剑,便对佛门综合战力最强的菩萨造成不小的伤害。
  伽罗树挺身跨步,拉近与洛玉衡的距离,要让这位陆地神仙尝尝被贴身的后果,为她不顾一切的举动付出惨痛代价。
  大地猛的升起,于洛玉衡身前竖起一道厚厚的盾牌,下一刻,土盾砰的裂开,伽罗树的拳头贯穿洛玉衡的胸膛,淡金色的鲜血从身后喷涌如泉。
  异变突生,洛玉衡身下的影子里,钻出一条又一条毛茸茸的狐尾。
  没有一点点的征兆,没有任何气息波动,狐尾分成两拨,缠向广贤和琉璃菩萨。
  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了三位菩萨一个措手不及,李妙真等人错愕茫然,居然还有帮手?
  旋即,看清毛茸茸的狐尾后,尘封的记忆复苏了,所有人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浮现了相应人物,不,妖物——九尾天狐!
  九尾天狐早就返回九州了,之所以隐忍不出,是孙玄机的意思。
  利用传送阵返回司天监的她,见到了守在门外的袁护法,袁护法代替“哑巴”师兄把计划转告九尾天狐。
  计划内容非常简单,由孙玄机替她和暗蛊部首领屏蔽天机,而后,他传音洛玉衡,让暗影部首领带着九尾天狐藏身于洛玉衡的影子里。
  这个时候,知道影子和九尾天狐存在的,只有孙玄机和洛玉衡,没有违背“屏蔽天机”的限制。
  而之所以选择用让影子来承担这个中转站,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足够隐蔽,屏蔽天机虽能掩盖气息,但不管是儒家的“传送”,还是术士的传送,都会伴随能量波动。
  难以瞒过三位菩萨。
  可只要“影子”提前藏在洛玉衡的影子里,再有天机屏蔽之术掩盖气息,只要不是针对有危机预感的伽罗树,以及掌控行者法相的琉璃菩萨,就能达到奇袭的效果。
  “咯咯咯.......”
  伴随着八条尾巴的出现,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魔音靡靡,震荡心神,众超凡眼前仿佛出现幻觉,头晕眼花。
  万法不侵的洛玉衡檀口微张,喷出两道剑气,伽罗树眼前一黑,血水从眼眶滑落,沿着脸颊滴落。
  另一边,尚有一丝清醒的琉璃菩萨,本能的施展行者法相,躲过狐尾的缠绕。
  广贤菩萨则召出大慈大悲法相,并抽身后退,但他的速度无法与琉璃相提并论,瞬间被四条看似毛绒可爱,实则能断江裂山的狐尾缠住。
  天空洒下金色佛光。
  机会转瞬即逝.........
  杨恭突然跨前一步,朗声道:
  “广贤不得施展大慈大悲法相!”
  这句话念完,他仰天喷出一口血雾,直挺挺的后仰倒地,杨恭的元神也在法术反噬中消亡。
  金莲道长和李妙真同时伸手,各自捞起一缕残魂,纳入体内。
  道门超凡自有手段温养元神。
  三品的言出法随不可能真的限制住一品,天地间的梵音突然一滞,天空虽有金光洒下,但大慈大悲法相却没能及时凝聚。
  还是受了影响。
  洛玉衡脚下的阴影冲天而起,豁然膨胀,化作一块遮天蔽日的阴影,把天空洒下的金光挡住。
  失去了影子的维持,银发妖姬从阴影里弹出。
  见状,琉璃菩萨立刻回援,她的身影不停的出现在广贤菩萨周围,让那片区域的色彩尽数消退。
  但无色领域根本困不住迈入一品境的九尾狐。
  剩余四条尾巴狠狠拍打地面,轰隆地震中,无色琉璃领域破碎。
  一品境的神魔后裔,气力并不输武夫。
  噔噔噔.......阿苏罗携带着漆黑法相,挥出打爆空气的直拳,正中伽罗树面门,打的他一个趔趄。
  另一边,刀气翻滚,一道道斩灭万物的刀光化作旋涡,冲击伽罗树的金身,爆起刺目火星。
  寇师父配合阿苏罗出击,怒刮佛门菩萨,为洛玉衡化解危机。
  九尾天狐双脚扎入地面,柳眉倒竖,咬牙切齿的笑道:
  “老家伙,本国主送你轮回!”
  小腰一拧,狐尾骤然崩直,广贤菩萨脸色狰狞,竭力抵抗磅礴的拉扯力,并召唤出大轮回法相。
  “咔擦......”
  转盘刚一浮现,便立刻旋转,刻在轮盘上的“人”与“妖”二字亮起。
  但这只是垂死挣扎罢了,大轮回法相虽能有效削弱敌人的战力,却并不能改变眼下的困局。
  少年僧人形象的广贤肉身四分五裂,刚凝聚的大轮回法相旋即消散。
  一抹淡金色的光芒从残肢中飞起,隐约是少年僧人形象。
  这是广贤的元神。
  洛玉衡、金莲、李妙真三位道门超凡,同时探出手掌,奋力一握!
  少年僧人的“身躯”在空中扭曲,他发出无声的,愤怒的嘶吼,似乎不甘心就这般殒落,下一秒,元神炸成散碎的流光。
  魂飞魄散。
  药师法相也救不回彻底消散的生命。
  这个时候,四分五裂的肉身还在蠕动,试图重聚。
  到了一品境界,即使不是武夫体系,生命力也早已超越凡人,血肉拥有强大的活性。
  但广贤已经彻底殒落,肉身的活性不过是垂死挣扎。
  至此,死局打开一道突破口。
  在众人合力围杀广贤菩萨之际,金莲道长轻轻吐出一口气,侧头看向李妙真,怅然笑道:
  “该我了。”
  李妙真眼眶瞬间红了。
  这位心机深沉,擅长谋划的老道士笑着说:
  “地宗修的是功德,为天地献身,为九州生灵赴死,是最好的归宿。贫道虽然惜命,但也不惧一死。
  “妙真,地宗就交给你了。”
  他把一团微弱的光芒交给李妙真,说道:
  “我时常想,当年要不是魔念作祟,蛊惑贞德修道,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的事,贫道一念之差,万千生灵因我而死。
  “善恶有报,因果循环,今日为天下而死,贫道甚慰!”
  李妙真泪水夺眶而出,她没有想到,这位心机深沉精于谋算的前辈,竟然一直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
  金莲道长御剑而起,身化流光,冲向远方的战场。
  天地间,传来洪亮而沧桑的歌声: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所谓善,人皆敬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天道佑之;所谓恶,人皆恶之,吉庆避之,刑祸随之,天道罚之。”
  大日轮回法相霸道刚烈,光辉照射之处,万事万物无所依存,佛光普照之下,唯佛能行走。
  面对地宗道首自杀式的袭击,佛陀要么掐灭大日轮回法相,要么维持现状。
  不管是哪个选择,金莲道长的目标都达到了。
  金莲道长的身形在大日轮回之下,寸寸消融,化为飞灰。
  生于天地,成于功德。
  死于功德,还于天地。
  百年道行一朝散!
  原本晴空万里的苍穹,瞬间布满阴云,可怕的气息从天而降,一道道雷霆在云层中酝酿。
  天地震怒!
  天劫的气息铺天盖地,比洛玉衡渡劫时,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
  洛玉衡,伽罗树,琉璃,阿苏罗,强大如他们这样的一品超凡,此刻也寒毛直竖,内心恐惧炸开,在天劫面前升不起反抗的涌起。
  这是天地规则对凡间生灵的压制,随之而来的恐惧情绪,非单纯的修为能消除。
  “轰!”
  炽白色的雷柱降下,劈入如海般浩瀚的“泥潭”,血肉物质没有溅射,而是无声无息的湮灭。
  轰轰轰.......一道又一道的雷霆降下,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到最后,远方已成一片雷海,看不清景物。
  血肉物质组成的“大海”,在天劫之中急剧消亡,露出斑驳大地。
  如果是在西域,祂能一念间化解天劫,因为祂就是“天”,但雷州还不是祂的地盘,就算是超品,也得接受天道反噬,承受天劫。
  天劫当然杀不死佛陀,但如此强大而密集的天罚,杀伤力绝对胜过一位半步武神,有了这位“同伴”相助,神殊足以化解此刻危机。
  金色大日骤然黯淡,佛陀的压制力量也随之减弱,祂需要分出部分力量去对抗天劫。
  “轰!”
  巨响声里,神殊冲开佛陀法相的压制,在一道道雷柱间狂奔,他没有躲避,但天劫却完美的避开了这位半步武神。
  周围的暗红色血肉物质疯狂的追击,试图拖延他的步伐,裹住他的双腿,可从天而降的天劫把它们击溃、湮灭。
  这里面包括施展行者法相的佛陀“本尊”。
  ..........
  许七安目光追随着监正消散的身影,看着他随风飘向远方。
  这位半步武神眼里最后的色彩,仿佛也随着监正的离开而消失,他脸上闪过难以描述的情绪,脸颊肌肉缓缓抽动,而后底下了头,没让蛊神和荒看到自己的表情。
  “所以,刚才你也在耍我。”
  荒忍不住看一眼蛊神,发出责怪的询问。
  蛊神淡淡道:
  “只是在拖延时间,你那么容易被他蛊惑,动摇心志是我没想到的。后续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我的掌控。
  “就差那么一点,如果他早一步成功,或许现在面临绝境的是我们。”
  说到这里,祂清亮睿智的眼睛凝视着垂首而立的许七安:
  “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很可怕的对手,在我见过的人族里,你虽然排不进前三,但排第四足以,比佛陀的另一面,神殊,要强一些。”
  许七安左手刀,右手剑,依旧低着头。
  他静静听完蛊神的话,不掺杂感情的问道:
  “我是比不过儒圣,但另外两个是谁?”
  蛊神不疾不徐的回答道:
  “佛陀是道尊的人宗之身,巫神是远古时期便存在的人族。”
  说话间,祂分别对许七安、浮屠宝塔、镇国剑施加了蒙蔽。
  横陈在地的独角回归了荒的头顶,六根独角气旋膨胀,融合为一,化作吞噬万物的黑洞。
  撞向许七安。
  呼........气旋卷住他,拽向黑洞中央,一股股生命精华朝着黑洞蜂拥而去。
  这位半步武神没有反抗,他似乎放弃了反抗,接受命运。
  “你把祂们和儒圣相提并论,是对儒圣的侮辱,把祂们列在我面前,是对我的侮辱。”他抬起了头,脸色已然平静,只是眼眸深处,残留着浓郁的哀伤和失落。
  下一刻,这些哀伤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疯狂的战意。
  气血如泄洪般流逝,但更强大的生机也在体内复苏,深藏在血肉中的不死树灵蕴,开始源源不断的输送生机,修复伤势。
  许七安的气息非但没有降低,反而节节攀升。
  绝境之人退无可退!
  “玉碎”是许七安的道,是一位半步武神的道。
  只有处于必死之境,他才能契合自己的道,真正发挥玉碎的力量。
  这无法用精神自我催眠,也无法用短暂的危机来激活,只有真正陷入绝望,他才真正掌控玉碎。
  换而言之,之前的交手里,许七安并没有展现出自己最强大的一面,他没有爆发出武夫引以为傲的道。
  当监正回归天道,一切变的无法挽回,当最后一抹希望破灭,彻底没有了退路后。
  反而把他推向了巅峰。
  身陷黑洞的许七安任凭气血流失,不见惊慌愤怒,打了个响指。
  啪!
  黑洞猛的一滞,内里响起荒愤怒的咆哮声。
  祂吞噬的气血精华,在响指打出的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
  许七安额头青筋暴突,体表象征着力量的纹路浮现,他把刀剑插入地面,握住拳头。
  “砰!”
  拳头砸入黑洞,吞噬万物的黑洞竟没能吸附住敌人,反被一拳捶了出去。
  这时,遮天蔽日的黑影笼罩许七安,蛊神从天而降,庞大的身躯泰山压顶般砸下来。
  祂的气孔里喷出猩红血雾,巨大的身躯崩成一块,空间发出不堪重负的爆炸声。
  这一次,许七安没被蒙蔽,因为在蛊神砸下来之前,祂吐出了一群国色天香的美人,不着寸缕,前凸后翘,胸脯的挺拔,饱满的臀部,娇躯线条充斥着诱惑,勾起情欲。
  蛊神再次点燃许七安的情欲。
  另外,这些美人体内藏着足以杀死一品武夫的剧毒,藏着能控制半步武神的尸蛊,同时,蛊神还对许七安进行了心灵控制。
  但许七安眼里只有高昂的战意,视死如归的决心。
  并不是没有了情欲,而是绝望压过了任何情绪这,战斗的意志不再受任何动摇。
  沉腰,握拳,轰向苍穹。
  国色天香的美人消融在拳劲中,拳力逆空而上,“轰”的巨响,拳力冲入阴影中,蛊神身躯崩出一道道裂缝,皮开肉绽,深红的鲜血泼洒如雨。
  但祂仍凭借强大的体魄,以及超越半步武神的力量,砸趴了许七安。
  轰!
  地动山摇,无数的尘烟冲天而起,伴随着气机涟漪朝四面八方扩散,化作可怕的沙尘暴。
  神魔岛出现了一座巨坑,坑底是一座肉山。
  压制许七安后,蛊神如法炮制的不久前的一幕,毒蛊腐蚀着他,尸体操纵着他,情蛊迷惑着他,打算一点点磨灭号称不死不灭的半步武神。
  荒在远处游曳,伺机而动,却没有上前争夺战果。
  首先,半步武神不会那么轻易被杀死,其次,祂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果然,蛊神庞大的身躯开始抖动,这座肉山时而绷紧,时而松弛,像是在与谁角力。
  祂被缓缓抬了起来,在流淌着阴影的底部,是托起了“山”的许七安。
  他的皮肤被腐蚀,双目失明,浑身骨骼尽断,体内被植入了无数的子蛊,与他争夺身体的主导权。
  但在他托起肉山的那一刻,所有的伤势尽数复原,长而细的子蛊从毛孔里钻出,纷纷坠落,枯萎死去。
  他的力量更强了。
  荒没有任何惊讶,祂想起了那场本该颠覆中原王朝的渡劫之战。
  当时许七安便是以二品武夫的品级,靠着不死树的灵蕴和越战越强的“道”,硬生生拖住了祂,为洛玉衡渡劫争取到宝贵时间。
  从而逆转局势。
  不死树的灵蕴和他的玉碎简直绝配.......荒心里咒骂了一声,当即让头顶的六根独角诞生气旋,演化成黑洞,扑向蛊神和许七安。
  “别给他修复身躯的机会,他会越战越强!”
  话音落下,许七安一脚飞踹,把整座山踢的浮空而起,他本人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已经在高空之中。
  蓝天之下,许七安舒展四肢,前所未有的力量澎湃四肢,皮肤呈现诡异的血红,毛孔里沁出一粒粒血珠,这是膨胀的肌肉击破了细小血管导致的。
  他的力量已经彻底超越半步武神,提升到一个无法评估的领域。
  因为世间并无武神,也从未武夫拥有过他此刻的力量。
  许七安伸手从虚空里一抓,抓来太平刀,接着沉淀了所有情绪,收敛所有气机,丹田塌缩成“黑洞”,吸聚一身伟力。
  而后,他赶在蛊神施展蒙蔽时,斩出了太平刀。
  玉碎!
  巨大的危机感在心里炸开,把天赋神通提升到极致,黑洞产生滚滚吸力。
  这既是祂最强的杀伐手段,也是最强大的防御手段。
  因为任何攻击产生的能量,都会被黑洞吞噬。
  天地间,暗金色的刀光一闪而逝。
  下一刻,黑洞崩溃,人面羊身的荒现出原形,一道几乎将祂腰斩的伤口崩现,血腥味瞬间弥漫。
  祂痛苦的咆哮出声。
  高空中,许七安的腰部裂开,撕裂肌肉和脊椎,旋即在不死树灵蕴的滋养下,以及半步武神的气血修复下,瞬间复原。
  空中的许七安再次传送消失,于荒脊背出现。
  噗!
  太平刀插入脊背,抬脚一踢,太平刀瞬间消失,下一秒,荒的身体裂开,排骨一根根断裂。
  荒愤怒又痛苦的嘶吼起来,自神魔时代终结,祂的真身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
  眼前一黑,许七安失去五感六识。
  蛊神从地面弹起,彗星般的撞向这位半步武神。
  闭目中的许七安,握紧拳头,摆臂后仰,凭借本能,转身轰出一拳。
  空间出现肉眼可见的褶皱,许七安的拳头表面出现一道道漆黑的闪电,那是空间被撕裂的现象。
  蛊神的身躯四分五裂,一块块血肉朝着四面八方喷射,啪啪啪......肉块砸落在神魔岛上,染红地面。
  许七安也倒飞出去,可怕的反作用力超出了武夫化劲能卸去的极限,骨块四射。
  他失去了右臂。
  散落满地的肉块延伸出蛛网般的白丝,彼此吸引,黏连在一起,于远处快速重组。
  荒的身躯也在肌肉蠕动见,一点点的修复。
  远古神魔体魄强大,生命力自然不弱,虽然没有蛊神和武夫那样不死的活性,可一般的致命伤也杀不死祂。
  两位超品联手,竟压不住一个半步武神,反而付出巨大代价。
  “该死,该死.......”
  荒大声咒骂起来。
  打到这般境地,祂心里只有焦虑和愤怒,以及一丝丝不愿承认的畏惧。
  堂堂两位超品,竟然被一个半步武神牵制到现在,不但没能杀死对方,自身反而受了重创。
  更焦虑的是,佛陀和巫神此刻正在吞噬中原,瓜分地盘。
  远处的蛊神腹部有节奏的律动,脊背气孔里喷涌出狂风般的气流,每一秒都在消耗巨量氧气,如同运动过度的人类。
  祂的消耗也同样巨大,气息下滑严重。
  这让智慧超群的蛊神也泛起了焦虑,许七安这个半步武神如此可怕是祂没有料到的。
  另一边,许七安饱满的肌肉出现萎缩,剧烈起伏的胸腔里,心脏终于支撑不住炸成血雾,他的瞳孔随之变的黯淡。
  他的双腿开始颤抖,似乎难以站立。
  不管是花神的灵蕴,还是自身的体力,都到达了极限。
  一瞬间,从巅峰状态跌入谷底。
  见到这一幕的荒和蛊神,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荒琥珀色的瞳孔里闪烁凶光,发出雷鸣般的声响:
  “你是我见过除道尊外,最强的人族,待你死后,我会亲口吞了你。”
  蛊神缓缓道:
  “是个人杰!”
  这是祂对这位半步武神最后的评价。
  世上没有凭空诞生的力量,任何的爆发,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在以半步武神之躯击垮两名超品后,许七安不可避免的走向衰弱。
  镇国剑飞了过来,立在许七安身前,他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拄剑而立。
  许七安缓缓扭头,望向远方,那是九州大陆的方向,黯淡的眼神里,回光返照般的迸发出瞳光。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从一个小小的铜锣,一步步走到这里,站在这里,是命运的推动,也是自己的选择。
  既然是自己的选择,那便没什么可说的。
  “呸!”
  他收回目光,朝着荒和蛊神吐了一口血沫。
  这一下,仿佛也用尽了他所有的力量。
  许七安缓缓闭上眼睛,力竭而亡。
  ..........
  天宗,仙山之巅。
  恢弘壮观的天尊殿内,一众长老立于两侧,山脚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过来。
  “天尊,日你老母,我日你老母.......”
  “狗屁的太上忘情,日你老母.......”
  “好好的人不做,修你老母的太上忘情.........”
  “我李灵素今日就叛出天宗了,日你老母,天尊你能拿我怎样........”
  “你不是封山吗,有本事出来杀我啊,日你老母.........”
  叫骂声持续一整天了,没停过。
  殿内的长老们再怎么清心寡欲,额角也凸起了青筋,只要天尊一声令下,就下山将那贼子千刀万剐,清理门户。
  玄诚道长犹豫许久,面无表情的出列,行道礼:
  “天尊,让弟子下山驱赶那孽徒吧。”
  天尊虽然太上忘情,但不是雕塑,不动怒,不代表不会杀人。
  相反,杀起来更果断,绝不会被情绪和感情左右。
  这时,垂首盘坐,仿佛在打瞌睡的天尊,终于开口。
  缥缈宏大的声音回荡在殿内:
  “即日起,除去李灵素圣子的身份。”
  殿内众长老躬身行礼。
  “即日起,废除太上忘情之法,门中弟子,可走原始道门之术。”
  殿内众长老纷纷抬起脸,平素里缺乏表情的脸庞,布满错愕。
  就是玄诚道长和冰夷元君两位早已忘情的超凡,也微微皱一下眉头。
  天尊此令,是在动摇天宗根基。
  “即日起,冰夷元君便是天尊。”
  石破天惊,众长老瞠目结舌,冰夷元君素白绝美的脸庞,露出了惊容。
  她和玄诚道长对视一眼,仿佛知道了天尊要做什么。
  下一秒,天尊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们。
  盘坐于莲花台的天尊,身下燃起了透明的火焰,火焰以天尊为柴,熊熊高涨。
  透明的火焰很快烧没了天尊的半身,胸膛之下,空空如也。
  继续高涨,烧尽胸腹,直至彻底吞噬这位道门一品巅峰的强者。
  九瓣莲台之上,空空如也。
  天尊,化道了!
  天尊竟然在此时融入了天道?!
  他明明刚经历过天人之争,岂会化道?!
  ..........
  海外。
  九天之上,一道光门缓缓凝聚,它像是真实存在,又仿佛只是一道概念所化。
  天门紧闭!
  静静躺在地上的太平刀,突然“嗡嗡”震动起来,它苏醒了。
  “咻!”
  它冲天而起,直入云霄。
  太平刀扶摇直上,撞中天门,消失在这道概念所化的天门中。
  下一刻,天门霍然敞开,它撞开了天门,太平刀叩开了天门。
  门内降下一道煊赫的光柱,它的气息既柔和又强大,既包容万物,又镇压万物,光柱笼罩拄剑而立的许七安。
  光柱中,监正的身影缓缓降临。
  ........
  PS:今天应该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