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敌

  监正居然特么的是天道?!
  难怪天蛊婆婆说,监正一死,大伙一起玩完........许七安满脑子都是槽点,过去的种种线索、细节,在此刻蜂拥而至。
  但他很好的克制住了职业本能,摒除杂念,投入战斗,挥出斩向荒的太平刀。
  虽然小破刀还没苏醒,但吸纳天门后,它本身的硬度已经超过法宝,再配合半步武神的强沛气机、力量,斩落荒的一根独角并非难事。
  毕竟这位吞天食地的远古神魔,不是以肉身强大著称。
  暗金色长刀即将斩断长角的刹那,许七安眼前一黑,失去了视觉、听觉、嗅觉、触觉、以及元神对周遭景物的感知。
  暗蛊——蒙蔽!
  这一招他很熟悉,因为他也会,只不过没有这么强大。
  在蛊神蒙蔽许七安感知时,荒沉稳的做出应对,头顶六根独角霍然膨胀出吞噬一切的气旋。
  此时的许七安,连武者的危机预感都被蒙蔽了,下一秒,他就会像扑火的飞蛾,栽到荒的气旋中。
  但这时,他的身影染上一层阴影,继而融化........融化失败,他的阴影跳跃被打断了。
  又是蛊神!
  膨胀的气旋旋即吞没许七安,这位半步武神消失的无影无踪。。
  距离荒和蛊神极遥远处的天空,许七安的身影显化,他头顶悬浮着一座金灿灿的玲珑佛塔,塔尖套着一只发丝编织成绳的手串。
  使用手串的前提是,眼睛得先看到空间,再利用大眼珠子做空间切割,以此传送。
  当许七安五感六觉被蒙蔽后,他便失去了使用大眼珠子的“资格”,但塔灵可以,塔灵没有被暗蛊手段蒙蔽。
  还好老子警惕,留了一手........许七安轻轻吐出一口气,竟有些后怕。
  刚才交手短暂,却危机四伏,让他嗅到了久违的、汗毛乍竖的危险。
  两名超品的实力不容小觑,唯一欣慰的是,祂们现在或多或少都受了创伤,虽然这伤不到超品的根基,修养一段时间便能恢复,但许七安打的就是时间差。
  另外,让他失望的是,监正似乎无法让他晋升武神。
  刚才冒险奇袭荒,除了想夺回监正,再就是近距离试探一下老银币,如果他有能力让自己晋升武神,就不会错过方才的机会。
  结果失望了。
  许七安猜测是蛊神和荒的封印影响到了监正。
  “荒,你不是想吞噬守门人的灵蕴吗,我来了。”
  许七安挑衅道:“送上门的美味你也能忍着?”
  高大如山岳的荒,琥珀色的眸光闪过怒火,祂本性暴躁易怒,又和许七安有深仇大恨,下意识的就想冲上去搏命,把这小子吞噬成渣渣灰。
  鼻翼抽动了一下,喷吐出一口郁气,荒侧头看向蛊神:
  “他是怎么回事?”
  如果没有知道监正就是天道化身,荒会对许七安远赴海外的行为难以理解。
  现在,祂本能的意识到许七安来救监正肯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蛊神声音宏大缥缈:
  “我刚才说了,杀监正,灭武神!”
  灭武神,监正,不,天道与武神的诞生有关,许七安出海救监正,为的是晋升武神........荒懂了,祂没想到蚕食中原的战争还没打响,决定这次大劫关键的战役,竟会发生在海外。
  “这小子刚才有近距离接触到我,而监正没有任何回应。”荒说。
  “监正被封印了。”蛊神回答,说完,祂望向许七安,缓缓道:
  “你以为握着一件空间法器,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许七安眼前一黑,脖颈剧痛,连接着他脊椎神经的七绝蛊迅速诞生自我意识,不再受他控制,并且开始争夺肉身的主导权。
  象征着七种蛊术的七种力量,沿着神经,侵入许七安的大脑、四肢,要把这具半步武神的肉身据为己有。
  以一品武夫的特性,夺舍这种事本不该存在,但七绝蛊严格来说不是外物,它早与许七安肉身相连,属于身体的一部分。
  简单来说就是,你的手,诞生了自己的思想,不再听从大脑的号令,并且想争夺肉身的主动权。
  它诞生意识了.......许七安皱了皱眉。
  “你太自信了,以为自己能压制没有灵魂和意志的七绝蛊,以为我会利用它侵入你的身体。”远处的庞大肉山声音恢弘,语气平静:
  “外来的意志无法影响半步武神的特性,我确实无能为力,但我可以让它诞生意志,它也是你,是你这具身躯的一部分。”
  说话间,庞大肉山消失不见,紧接着,天空暗了下来,蛊神暗红色的身躯在许七安上空显现,一块块肌肉撑起,一根根筋腱紧绷,背部的两排气孔喷出猩红的血雾。
  蛊神周边的空气瞬间扭曲,空间传来镜子般破碎的声音,仿佛无法承受祂的重量。
  抓住七绝蛊争夺地盘的机会,祂直接要和许七安肉搏。
  另一边,荒头顶五根独角膨胀起气旋,继而融合,把自身化作一团气旋滚滚的黑洞,撞向许七安。
  而面对两大超品进攻的半步武神,视线一黑,五官六识再次被蒙蔽。
  ...........
  靖山城。
  巫神教总坛方圆百里,人烟绝迹,临海的崖壁上传来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海鸟在蔚蓝的天空中,贴着海面滑翔。
  除了没有人,一切都显得安详平和,与往日没有区别。
  甚至,因为没有了人类活动的踪迹,山野间的动物更频繁的外出活动,小到虫虺,大到飞禽走兽,都在享受着没有人族的安静时光。
  靖山城,以及方圆几百里的百姓,早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陆续被大奉军队强迫撤走了。
  连带着粮草等物资,尽数转移。
  靖山城外,山谷里,那座高数十丈的祭台上,突然传来“咔擦”的声音。
  声音来自头戴儒冠,身穿儒袍的老者雕塑,深深的裂缝在雕塑身上游走,不断撕裂。
  儒圣雕塑对面,头戴荆棘王冠的巫神雕塑,双眼腾起两道黑烟。
  在他的注视下,裂痕游走的速度加快,终于在“哗啦啦”的声音里,儒圣雕塑崩溃了。
  下一秒,“轰”的一声,头戴荆棘王冠的雕塑头顶,黑烟大井喷,它在高空迅速晕染开来,伴随着地动山摇的响声里,黑烟遮蔽了蔚蓝的天空。
  并且,这道黑烟无限制扩张,仿佛要彻底取代苍穹。
  层层叠叠的黑烟笼罩之下,地面的生灵无声无息的死去,然后,它们双眼死寂的起身,虫虺也好,飞禽走兽也罢,沉默的朝着西边进发。
  ..........
  某处荒凉的高山,楚元缜踩在树尖,手里举着一枚单筒望远镜,看见远处天际,诡异的黑云缓缓蔓延而来。
  黑云之下,是密密麻麻的鸟群,而大地上,出现了漫山遍野的兽类、蛇群,它们不分种群的汇聚在一起,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行尸大军。
  “蛊神挣脱封印了.........”
  楚元缜头皮发麻,当即纵身跃起,踩着飞剑,直奔最近的军营。
  他没有前往雷州参战,一方面是战力有限,另一方面,女帝委派了他一个更重要的任务——监视巫神动静。
  巫神挣脱封印会比蛊神慢,但也不会晚太多,因此朝廷始终对靖山城抱着最高的警戒。
  之所以选择让楚元缜来监视,是因为他有地书碎片传信,且能御剑飞行,来去如风,机动性很强。
  不多时,军营里升起了滚滚狼烟。
  驻守在此地的军队丢弃一切军需辎重,快速撤军。
  马蹄声里,楚元缜看着军队驱赶着百姓在荒野上狂奔,心里焦虑的同时,难以遏制的涌起悲伤,他不知道这些百姓里,有多少人能跑过巫神,存活下来。
  而即使短暂的跑过巫神,再没有半步武神出手牵制的情况下,他们又能跑到哪里?
  楚元缜仿佛看到了生灵涂他的一幕。
  深吸一口气,他取出地书碎片,在天地会里传书:
  【巫神出世了。】
  .......
  PS:感谢“咫尺天涯不相忘”“海天67”“5书虫”“邋遢圣”“fosina”的白银盟。下个月写不了几天了,所以求一下月票,完本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