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

  卧房里,穿着白色里衣的许新年坐在圆桌边,一言不发的望着身边的大哥。
  好半晌,他苦涩的笑道:
  “所以,这是大哥临终前的告别?
  “不过也无妨,你若死了,九州难逃大劫,你只是先走一步,我们一家人说不准还能团聚。”
  许七安道:
  “别这么悲观嘛,也许我能力挽狂澜呢,你见大哥输过?不过把握确实不大,面对两位超品,我战败的概率是九成九,身死的概率是九成。
  “所以还是要来见一见二郎,这样就没遗憾了。
  “你是个好弟弟,从未让我失望,很庆幸来到这个世界,能有这样的二叔,这样的婶婶,还有你和玲月铃音这样的妹妹。”
  许新年张了张嘴。
  “局势确实让人绝望,但你是二房长子,理当知晓,以及承担它所带来的压力。。”他看一眼许新年黯淡的眼神,笑着鼓励道:
  “我出海之后,记得辅助陛下和内阁,把百姓往京城方向迁徙。这是一项繁重的工作,也是你目前唯一能做到。大哥只是粗鄙的武夫,只懂得打打杀杀。
  “大劫来临,我能做到毕竟有限,需要我们同心协力。”
  许新年点点头。
  许七安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
  “走了!”
  “大哥.......”许新年霍然起身,望着他的背影,哽咽道:
  “你也是个好大哥。”
  许七安没有转身,挥了挥手。
  ..........
  下一刻,他出现在夜姬房间里,因为没有掩盖气息,后者立刻有所感应,睁开眼睛。
  “许郎?”
  夜姬既高兴又诧异。
  要知道许七安自成婚后,夜里基本都宿在临安房里,每日与她欢好都是在天亮后,或者黎明前夕。
  “我有事要与九尾狐商议。”
  许七安坐在床边,轻轻抚摸着夜姬的秀发。
  屋内黑暗无光,夜姬借着窗外照进来的皎皎月色,看见了情郎沉凝的脸色,她心里当即一沉,没有多问:
  “好!”
  掀开薄被下床,踩着绣鞋,蹲在地上,拉开床底的箱子,接着数量的取出铜铸的狐狸香炉,两根黑色的香。
  她指尖捏住香尖,搓亮,插入香炉,闭上,虔诚的念念有词,而后深吸一口气,把黑香冒出的青烟吸入口鼻。
  夜姬的左眼渐渐亮起烟雾状的清光。
  她侧头看向床边的许七安,笑吟吟道:
  “想我啦?”
  声音柔媚甜腻,像是情人间撒娇的口吻。
  她扭着腰肢坐在床边,勾住许七安的肩膀,含情脉脉的勾引。
  许七安没心情与她打情骂俏,沉声道:
  “蛊神从极渊里出来了,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怀消失。”
  九尾天狐娇声道:
  “先听坏消息。”
  许七安怜悯的看着她:
  “坏消息就是,蛊神出海来找你了,所以我赶紧让夜姬通知你。”
  ‘夜姬’的脸色陡然一变,松开缠他脖子的手臂,声音也变的尖锐:
  “不要和我开玩笑。”
  怂的真快........许七安没好气道:
  “是你先跟我开玩笑,收起你的魅惑。”
  等九尾狐脸色不太好的坐直身子,他把天蛊婆婆预知的未来告诉了九尾狐。
  “九州和海外我无法兼顾,你即刻回归,助你爹一臂之力。”
  九尾狐有九条命,不,八条命,又是一品妖族,约等于八位一品。
  这是足以改变局部战争结果的战力。
  有她在,大奉的超凡强者才能应对佛门的三位菩萨,才能专心给神殊打辅助。
  通知完九尾狐,他安慰了满脸悲伤的夜姬,接着传送到慕南栀的房间。
  大奉第一美人搂着白姬,正睡的香甜。
  被许七安惊醒后,她没好气的说道:
  “有话就说,别打扰老娘睡觉。”
  她只看一眼,就知道许七安不是来找她缠绵的,这就是两人的默契。
  “蛊神挣脱封印了,祂要去杀监正.......”许七安把情况告诉她,“我要出海了。”
  慕南栀好半天,才简短的“嗯”一声。
  “你好好休息。”许七安转过身,心里默数三二一。
  她猛的掀开被子,吃着脚奔过来,仅仅抱住许七安的后背,带着哭腔哽咽:
  “我不让你走。”
  许七安回过身,黑暗里,她眼圈通红,泪水滚滚,沿着尖俏的下颌滚落。
  这一刻,许七安险些点头答应,只想抱着如花似玉的美人呵护温存。
  他强硬的扭过头去,笑道:
  “你该懂我的。”
  “我不懂我不懂我不懂.......”慕南栀把脸埋在他胸膛,用力摇头。
  屋内一时安静下来,只有她的抽泣声。
  很久之后,她抹去眼泪,用力在许七安胸膛推了一把,别过身去,冷冰冰道:
  “滚吧!”
  许七安笑了起来,身影消失在屋内。
  可惜洛玉衡已赴雷州,无法再见一面。
  ...........
  啊这........褚采薇作为司天监里的学渣,这道题无疑难住了她。
  隐约间记得这道题自己是做过的,但想不起答案来了。
  好在身边还有宋卿,她连忙拉了一下昏昏欲睡的宋卿,嗔道:
  “宋师兄,陛下问你话呢。”
  宋卿这才清醒过来,皱眉道:
  “何事?”
  “陛下想凝聚气运,你有何法子?”褚采薇难得的机智了一把。
  宋卿性格虽然有大缺陷,但不可否认是一位优秀的学霸,监正的六位亲传弟子里,除了褚采薇,个个都是术士中的顶尖人物。
  他没有思考太久,就给出了回答:
  “寻常人物想凝聚气运,非练气士不可。帝王若想凝聚气运,除了我刚才说的,还有一个办法。
  “陛下可以让灵龙为了凝聚气运。”
  “灵龙?”怀庆若有所思。
  宋卿说道:
  “灵龙食紫气而生,离不开人间帝王,但陛下可知为何历朝历代,都会养一条灵龙?”
  标准的答案就是,灵龙象征着正统.......怀庆道:
  “请说。”
  “因为灵龙可以平衡国运,防止烈火烹油之下,王朝气数由盛转衰,能让国运更加绵长。要知道,盛极而衰乃天地规则,万事万物都逃不开这个定律。”宋卿侃侃而谈:
  “灵龙平衡国运的方式便是吞纳过盛的气运,在王朝气运衰弱时吐出,这是它的天赋神通。
  “我曾听监正老师说过,元景,不,贞德就利用过灵龙摄走他体内的气运,让帝王气运降到最低。”
  利用灵龙来凝聚气运是只有帝王才能做到的事。
  宋卿接着说道:
  “不过灵龙终究不是练气士,依靠它凝聚的气运有限,无法像许银锣那样,将半数国运纳入体内。而且,灵龙多半不愿.......”
  怀庆道:
  “朕知道了。”
  打发走褚采薇和宋卿,她旋即取出地书,按照许七安的嘱咐,把天蛊婆婆的预知告诉天地会成员。
  此时最闲的是李灵素,圣人见到传书,心凉了一半。
  【七:完了!】
  许宁宴完了,中原也要完了。
  【四:没想到蛊神出海竟然是为了杀监正?】
  之前的讨论中,他们重点分析过海外的情况,光门被许七安带走后,海外便只有荒和监正,以天地会成员的智慧,当然也想过蛊神出海会不会是寻这两位。
  可是目的呢?
  这两位都不该是蛊神大费周章出海的原因。
  蛊神图这两位什么?
  即使到了现在,楚元缜也想不明白蛊神为什么要杀监正,监正虽然强大,但也只是一位天命师,时至今日,一品是左右不了大局的。
  【九:宁宴危险了。】
  金莲道长言简意赅的传书。
  他去海外,要面对两位超品,压力可想而知。
  众人是见过神殊和佛陀战斗的,半步武神是能与超品争锋,可能争锋不代表能搏命,败亡是迟早的事。
  何况还是两位超品。
  【一:所以,他无暇顾及我们,诸位,拜托了。】
  中原局势同样不妙,不会比许七安安全多少。
  他们这些超凡强者,要面对的是佛门的三位一品,以及超品佛陀,每个人都有可能殒落。
  而这一次,许七安不会从天而降。
  ..........
  京城。
  深夜,李灵素放下地书碎片,掰开身边美人的手臂,沉默的穿衣穿鞋。
  “李郎?”
  床上的美人惊醒,一手抱着胸,一手拉住他,嗔道:“你今夜是我的,不许走。”
  李灵素挣开她的手:
  “我要回一趟宗门。”
  “天宗不是封山了吗?”她皱了皱眉。
  李灵素咬了咬牙,“小爷用头也给他撞开。”
  说罢,推门而去,御剑直入云霄。
  修为不高难以插手超凡战,这是神仙也没办法的事,但他做不到朋友在前线搏命,自己心安理得的在京城睡女人。
  ..........
  雷州。
  神殊接连射出箭矢,在血肉组成的汪洋里不断炸开,炸的肉沫横飞,炸出一个个深坑,但这只能勉强减缓佛陀侵占雷州领土的速度。
  谈何阻止?
  神殊不敢近身是因为孤立无援,一旦被佛陀的九大法相影响,再有三位一品辅助,他必败无疑。
  若是以前,神殊倒也不惧,半步武神不死不灭,超品也别想杀死。
  可现在,佛陀今非昔比,一旦受制于祂,再被带到西域去,半步武神也得死。
  另外,三位一品菩萨也不能小觑,他们的法相不及佛陀强大,但依旧能对神殊造成影响。
  更棘手的一点是,不久前他利用儒家法术纸页,掩盖杀意,一箭射爆广贤的肉身,本该让他暂时失去战力。
  但佛陀的药师法相光轮一转,便治愈了广贤的伤势。
  三位菩萨变相的拥有了不死之身。
  这时,视线里,琉璃和伽罗树突兀消失,于神殊数十丈外现身,后者双手飞快结印,凝固此片空间。
  抓住神殊破开空间屏障的短暂机会,琉璃抬脚一踏,让周遭的景物退去色彩,结界朝着神殊迅速蔓延。
  另一边,血肉物质疯狂奔涌而来,打算趁机靠近神殊。
  佛门的两位菩萨与佛陀配合默契无间。
  突然,一道阴影从神殊脚下腾起,将他包裹,早就藏在神殊影子里的暗蛊部首领,带着他跳跃离开。